荣安刚要给御医些压力,转身却见皇后已带着女官匆匆走来了。

    既这么关心侄女,早干什么去了!

    荣安冲御医道“那你便听皇后娘娘的吧。”

    她将帕子留在了颜飞卿脑门上,转身离开。

    皇后到场一瞧颜飞卿的伤口,又拿着荣安那血帕子看了眼,不由愣了愣。

    御医请示“娘娘?这伤口……”

    皇后回神。

    虞荣安创造了这机会,正好可以暂时躲开这桩她也不情愿的指婚。争取些时间,总好过自己这会儿就做恶人。之后如何,再说吧。

    皇后正色对御医言道“这伤流了这么些血,可见磕得很严重,还不赶紧止血和包扎?看飞卿这样子,约莫一时半会儿醒不来吧?”

    “是。”皇后的指示很明确,御医脑袋垂了垂,手上的护理动作也快了起来……

    “虞二小姐刚说什么了?”皇后问。

    “虞二小姐与娘娘所言一模一样。”桃红回。

    “是吗?”

    皇后转头,瞧着荣安双手拢在袖中离开的身影,她一时间觉得复杂极了。

    刚从水榭过来的路上,她总算有机会与儿子说上了几句。儿子说,他恨不得将虞荣安剥皮抽骨。她一下明白今日事或与荣安脱不开关系。

    可荣安此刻不求利益,真性情的出手,却是自己这个作为至亲的姑母都不及。她倒是帮了自己个大忙。而且她分明刚可以与自己谈个条件的,但她没有……

    这样的人,她似乎很难真心厌恨呢……

    伤口好一番的处理包扎,御医至皇帝跟前禀告,说颜小姐头上伤势不轻,此刻体虚晕厥,问是否需要催醒?他又按着皇后示意,归还了荣安那块染血的帕子。

    荣安生怕众人看不清,还将带血的那面朝外,很是张扬了一番。

    伤重还催醒了来指婚?怎么也说不过去!皇帝也顾及了陶云等人的颜面,应下赐婚圣旨待颜飞卿醒来择日再颁。

    那边朱永霖再不甘,也只得吞下这口气。

    欣贵嫔故技重施,委屈满面,跪出去抹泪问起了朱永霖的府邸和封王事宜。赐婚暂缓,那其他两样总要给个说法吧?

    皇帝本就烦躁,这会儿正厌恨样样不顺心还反复被逼迫,所以欣贵嫔是半点不知自己已犯了大忌。

    “赐婚圣旨颁出去后,朕自会再找钦天监安排。是你的总归跑不了,不用心急!”

    “府邸……”

    “再议!”

    “可……”可霖儿排行比老八前,开府封王都落在老八后边,那多丢人!

    “没有可!朕做事还要你教?下去!”皇帝脸一板,眼一瞪,欣贵嫔只得乖乖退下。

    皇帝也不愿再拖。

    接下来就是太子之事了。

    他示意了皇后。

    他才不想出面。

    皇后又是口苦。

    不仅仅是因为丢脸,更因皇帝连太子的颜面和大婚之事都不管不顾了。相比刚刚老八的赐婚,此刻多打脸?

    皇后深吸两口,摆笑先安排了廖静。

    廖静终于重回了众人视线之中。

    她将头埋得很低,众人看不清她神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家皇后又作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弱水西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弱水西西并收藏我家皇后又作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