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周围一众人脸给绿的啊。

    你这是多看不上自个儿家啊,为了几个来历不明好歹不知的人,跟家里划清关系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吗

    还是母神示下,这契一开始就是她下的能有什么问题

    苍枝还是当了公主,站在高台上气势十足,要是那眼神不那么杠的话,他们也不会心梗好几天。

    都看明白了,这看上去文文静静人畜无害的小姑娘,根本就是个硬茬儿,刺儿头。

    不过,心梗归心梗,年纪大的人反而觉得苍枝挺好。年轻人嘛,重情重义是好事儿,有血性有脾气,更是好事儿。反过来想,若是小一辈无情无义没血性没脾气没担当,他们巫族还谈何未来

    老人想得长远想得开,心胸开阔肚量大,笑一笑也就过去了。

    可在同样年纪同样左性的人那里,这梗儿就不好过了。

    比如司芳。

    司芳对苍枝就很是看不惯,都是年轻出色的女孩子,她生来是公主,也梦想过被母神挑中,求而不得的东西被个下界来的土包子给抢了。

    嫉妒是一定会嫉妒的,但这份嫉妒还不足以让她失了智。

    毕竟是一个族的,可凭什么这人死不要脸把自家的东西分给外人

    夜溪空空萧宝宝王子燎分了啥说出来,老子给你呼回去。

    早在那个时候,杀心已起,因此司芳知道她是夜溪,本着为族除害的打算,是真的很想弄死她。

    当然,众人的所思所想,寻阑不会告诉夜溪,但不妨碍夜溪推出来。

    对司芳笑道“想弄死我呀”

    被当事人问到脸上,司芳有一瞬间的难看,随即冰冷了脸,恶狠狠道“敢打我们巫族主意,我要你好看。”

    小孩子而已,算了算了。

    夜溪不在意的扭头看寻阑。

    寻阑不好意思,用眼神道歉公主还是个孩子,不懂事。

    夜溪笑笑,表示没放在心上。

    寻阑却是心里一沉,这个女子,他看不透,但绝对不是一个大度宽容的人,不然公主的脸怎么肿的人家不在意,只是给苍枝给巫族的面子,他敢保证,一旦自家公主真对人家做了什么,怕是自己连证据都找不出来。

    不能惹。

    寻阑立即下定决心,随后就给公主剖析再剖析,哪怕是威胁恐吓,也决不能让公主去犯险。

    同时心下叹息,公主被保护的太好,性子也养得太娇,我行我素习惯了,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有多危险。

    夜溪打听够了苍枝,问他“你们要送什么武器进去说不得可以让他们在里头互相照应。”

    司芳抢先道“为什么告诉你我们才不需要你照应。”

    然后不掩嫌恶道“你看你这寒酸样儿,能有什么好器送进去。”

    寻阑太阳穴跳了跳,他觉得,当务之急,是速速离开此地,把公主全须全尾的带回去,好好教育一番。

    一张嘴就得罪人,以前也没这样啊。

    不过,他能理解几分,毕竟公主与他吐露过多次,若是能被母神挑中该多好,为了这个目标,她很努力很努力很努力,已经做得很好。

    但,来了个苍枝。

    短期内,母神不会再找别的小弟子。

    多年的希望落空,一时半会儿缓不过来。

    理解归理解,但,公主的体面不能丢。

    寻阑心里打定主意这趟之后立即回族,跟族老们好好聊一聊,他一个男的,身份又不够厚重,必须请人来纠正。

    司芳还不知道自己板上钉钉的要被禁足,还跟夜溪炫耀“我的器们,可是要成神的。”

    器,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丧尸不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彩虹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彩虹鱼并收藏丧尸不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