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木发了信号,弯腰去捞羽姣,才将羽姣拉到树冠边,忽然一阵心悸,手捂上心口,羽姣又落了下去。

    “殊…”

    “叔?鬼主吗?你是他侄女?”淡漠戏谑的女声突兀响起:“你身上有与他欢好的气息,他真是你叔?”

    阿木身形一绷,猛的看向一处,黑衣暗色面色女子踏空而来。

    吞天尖叫:“快快快,快拿下她!”

    火宝叫声更尖:“我来我来我来!”

    夜溪没理两只,只让无归把周围空间锁得死死的,绝不能让她逃走。

    “放心,除非她是大罗金仙。”

    阿木眼神一厉,猛的挥手,一道绿墙出现在两人中间,横贯上下左右,上头无数的长枪长矛尖啸着射向夜溪。

    “我来我来我来——”

    不等夜溪反击,火宝已经尖叫着飞出来,火光一绽,什么长枪什么长矛什么绿墙,全消失了。

    火宝继续向中间冲:“啊啊啊——木精木精木精,我要我要我要!”

    夜溪一惊,什么玩意儿?

    无归:“五行精灵,木系的,不然火宝能这么激动?”

    五行精灵啊,多难得的玩意儿啊,跟着一只鬼做什么?

    “我的我的我的——”

    紧随无归身后的,是吞天,疯魔般直奔木精…身后。

    夜溪一瞟,很好,木桌子上的光团里飘着的那片粉红色好像装在莲花炼世炉上刚刚好。

    无归:“你运气真好。”

    夜溪呵呵,惊喜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阿木要崩溃,火宝一出手,凭着本能直觉认出它是火精,吃惊有,惊喜没有,一瞬间就决定利用自己的年岁优势拿下火精要挟夜溪。

    不知殊怎么样了?但夜溪能找来这里,怕是凶多吉少,但他还活着,她能感应到。

    但马上,木精就认清一个残酷的现实,这个人身才几岁大明显不如自己有阅历有见识有手段的火精,修为竟出奇的浑厚。火本克木,他的灵力中还有一丝雷霆的力量,隐隐还有法则压制,她打不过他!

    该怎么办?

    “你别跑啊,你身上太脏了,我帮你把脏东西烧掉。”

    火宝可是真正的一片好心,从感应到这里竟有一只木精,别提有多兴奋了,真正的小伙伴啊,还是木精,很温柔很漂亮的那种,一定要拉进小队伍呀。只是可能是接触鬼太多,身上掺杂了不干净的鬼气,没关系,自己有雷霆之力分分钟给她劈干净了。

    被火宝追着一路烧一路退的阿木大恨,你才是脏东西,你全家都是脏东西。

    仇恨的目光落在夜溪身上:“殊呢?他在哪儿?你把他怎么了?”

    夜溪耸肩:“假如你说的是鬼主的话,那么他在我的手里。”

    “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呢?”夜溪眸子一转,落在中间那棵青翠的藤萝树上:“偷窥我的是你吧?猜到我的实力了吗?对我什么都不清楚哪里来的自信能从我手下全身而退?”

    阿木一噎,又恨又悔,他们还是低估了她。

    “不过,他还没死,若是你束手就擒,就让你与他相聚。若是抵抗——那就打半残,你也别想再见他。”

    阿木脸上狰狞闪过,忽然身形消失,浑浊的水面颤抖起来。

    无归一嗤:“跑不了她。”

    果然,片刻之后,阿木破水而出,疯癫大叫:“你做了什么?为什么传送阵不能用了?”

    夜溪轻飘飘一句:“坏了呗。”

    “不可能!我亲自根据上古阵法设置亲身试过的!”

    夜溪:“那我怎么知道?”

    正拿着花瓣爱不释手的吞天闻言一喜:“夜溪你答应我的!”

    夜溪挥手:“你们一起拿下她。”

    火宝无归一齐出手,很容易就将阿木抓住,火宝用烈火编成的绳子捆着她,火一烤,一股草木的清香传来,但也烧出一阵阵黑气。

    阿木倒在树冠上,面孔狰狞,手脚乱扭,大声咒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丧尸不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彩虹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彩虹鱼并收藏丧尸不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