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龙想吞了三位一体保命,芜卉怎么可能不知道?她一边安抚着越发暴躁的小孩,一边冷笑:“你休想再吃我的孩儿。”

    蚀龙感觉到体内生机飞速流逝,或许下一刻他就要永远消失。

    他不甘,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如何艰辛的从一条小蛇走到如今大妖的地步,多少时光多少谋划,多少资源多少心力,他要站立在妖族最顶端俯瞰众生,怎能被一个卑贱的人族女子打败。

    再摆不出温情的面孔,蚀龙对天长吼一声,上半身迅速覆满鳞片,猩红的信子疾射向芜卉怀里的孩子。

    只要吃了那个孩子!只要吃了那个孩子!

    而闻讯而来的鬼修越来越多,合欢宗的人已经在与空空大师联手抵抗,同时不少别的宗门的人也拿出了武器。

    水宗主也指挥着天玄宗的人攻击鬼修。

    大局为重。

    猩红的蛇信子射过来,夜溪感觉险要按不住孩子的手脚,泛红的两只小眼睛瞪得更大,他在努力挣脱势要将生父撕得粉碎。

    芜卉大惊,心中飞快默念咒语,夜溪眼见蚀龙银色长发倏忽变得灰扑扑起来,像落满了尘土。

    蛇信即将碰到孩子的那一刻,忽然芜卉一个转身,自己承受了蚀龙的一击,抱紧孩子。

    哇的一声,没有鲜血吐出,她的鲜血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芜卉紧紧抱着孩子,方才那一转,夜溪没有跟着动,因此,终于瓶子口离开了小孩的嘴巴。

    这是他们之间的恩怨,夜溪不想插手太多。

    芜卉面庞开始虚幻,抬手摸着孩子的小脸,微笑:“我不会让他再伤害你们。”

    这不是她最后一个孩子,这是她所有的孩子啊。

    小孩僵住,仰着小脑袋通红的眼睛看着芜卉,一滴晶莹的泪水正正落在他两眼中间,从鼻梁上一分为二左右流进了他的眼睛里。

    眨眼,再眨眼,温温的,柔柔的,好奇妙的感觉。

    加速燃烧生机的蚀龙嘭一声倒在地上,长长的蛇信徒劳抬高,又无力落下。

    芜卉抱着孩子转了个身。

    “他再也不会伤害你了。”

    突然,从蚀龙的腹部弥漫出好些黑气来,那些黑气围绕在蚀龙身体周围给人一种非常不祥的感觉。

    “哈哈哈,我是你们的父亲,我要你们的命你们就得给!”蚀龙神情扭曲,疯狂大笑:“你们永生永世都要受我的操控,以父之名,去杀了这里所有的人!杀光他们!”

    既然我死了,谁也别想活!所有的人,妖,魔,都跟着我下地狱吧!

    夜溪撇嘴:你想多了,你走不到地狱的门儿。

    “来,你自己对上还是要我怼?”夜溪拿了个新的丹丸满满的瓶子对着小孩晃了晃。

    小孩在芜卉怀里一缩,莫名有些害怕,迟疑了一下,乖乖自己张开了嘴。

    “哟,挺聪明的嘛。”

    芜卉脸色一白:“那是…胎儿的怨气?”

    夜溪:“可不是嘛,这条蛇吃了不少自己的骨血。”

    围绕在蚀龙身周的黑气,突然四处弥漫,向着人多的地方飘散。

    众人大惊,不拘身份宗门种族急急运起功法抵抗。

    一旦被鬼气钻入体内——

    空空大师和明禅要急死了,想过蚀龙身上定也有那些胎儿的鬼气,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看此规模,这蚀龙怕吃过的自己的亲骨血得有上几千。

    只凭他们两个人,以命献祭也镇压不住啊。万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丧尸不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彩虹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彩虹鱼并收藏丧尸不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