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最顶层,红线真人手一弹,一道光幕被激发出来,在夜溪背上轻轻一推,拿着玉扣的夜溪就走了进去,随之光幕消失,恢复原来的一堵墙的模样。

    红线侧耳听了听,转身下楼,到了二层往下楼梯的拐角,看见还在执笔的修长身影,不由微微尴尬,又转身朝上走,到了五楼才停下,这里一般弟子是无法进来的,靠着一扇大窗台,径自发起呆来。

    静谧的时空,似有离人在叹息。

    而夜溪进入那间最上层看着也就个百来平米的小屋子一看才知道,又是什么空间阵法,里头竟浩浩荡荡不下最底层。

    随手抽了一枚身边架子上的玉简,夜溪开口聊天:“我觉得那传说便是真的,也不可能在这里出现。要知道师父说了,合欢宗内门弟子都来试过了,这里是只能宗主来的地方,机缘只挑宗主?涮着弟子完呢?”

    “这可不一定。”吞天道:“只要是对的人,机缘自然感应得到,不管他身处哪里,机缘都会找上他,或者机缘会将他吸引到自己身边来。机缘可不是死的。”

    夜溪指指自己:“比如说,是我的,不管我在最底层还是在最高层,机缘都会找上我?”

    吞天:“正是。”

    好吧,那就走走看。

    夜溪把玉简放回去,背着手,在书架间溜达,看到这里的资料与下头有很大不同,这里绝大多数都是记载人族魔族妖族各大门派分支家族的历史秘传,应该是给历任宗主掌握门派与外交际用的,功法之类却是很少。

    夜溪迅速翻阅了关于魔族和妖族的记载,还看到了些关于海族的记载,可惜太少,还不如直接问王子燎来的全面。但上头却是实实在在记着,禁止人同鲛族来往,以免惹祸上身。

    夜溪翻到前头看了眼,这史书并不是合欢宗专有,似乎是那个时期很流行的著作,也就是说这一禁令是对全部人族发布的。

    想了想,又翻阅关于魔族妖族的资料,尽管不是很详细,但有那么一句两句,暗示这两族也有相同的禁令。

    鲛族究竟得罪了谁?那人竟有那么大的能力号令整个仓禹界?

    无归道:“等你去了神界你就知道像仓禹界这样的小世界是多么渺小。”

    夜溪合上玉简,果然自己只是个小底层,眼界开阔不起来。

    无归看她神色寥寥,又担心她丧了志气,又道:“不是什么大人物,跟个小世界的小种族较劲儿,成不了大气候。”

    夜溪望着他一脸忧郁。

    无归心里毛毛的:“做什么?”

    夜溪:“你怎么就在仓禹界出生?”

    自己都流落到小世界还被小世界的天道追杀,哪里来的霸气看不上别人?

    无归黑脸,钻进去不理她了。

    英雄不能一时落魄吗?

    岂能相提并论?

    气死他了!

    溜达了半天,夜溪把所有的地砖都踩了一遍,屋里还是静悄悄一片。

    “算了,走吧,我不是有缘人。”

    吞天飞出来,对着夜溪手脖子喊:“你知道的,我只是多花些时间罢了。”

    夜溪狐疑,做什么呢?

    手腕一痒,无归钻了出去,恨恨瞪着吞天——别说,这家伙在两片紧挨着的叶子表面上长出两只红色斑纹来,猛地一看,就像两只眼睛,只是绿脸红眼睛,有些恐怖。

    吞天不怕,挑衅望着他。

    不就是找个小空间吗,以为只有他能?他自己也一样能找出来,不过是比他要多花些时间。等自己找出来,夜溪夸的还不是自己?到时候你可别泛酸背地里整我。

    无归当然不能将这在夜溪面前刷好感的事情让给吞天,当下也不记恨方才夜溪堵他的话了,争先开口:“方才我有一丝感觉到空间异常,你再走一遍。”

    夜溪好奇:“又是空间叠加?”

    “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丧尸不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彩虹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彩虹鱼并收藏丧尸不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