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溪那个急啊:“水,我要水...”

    把我扔水里,你俩尽情相爱相杀去。

    竹子终于将眼睛从刎的身上挪开,刎呼了一口气。

    过关了。

    忽然身上一重,那是意志降临的感觉,他被锁定了!只要心露不轨,就会——

    这没什么,有什么的是那样的重量和质感!

    虽然到了他们这个层级,随便给人施加些意志算不得什么。

    但!

    夜溪的异常,他肯定是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的,这个第三方,便包括了天地法则秩序,甚至——令。

    那么他对他的约束也便不会借用外界之力,同时,还要隐匿气息,不能被外界所觉察。

    嘶——

    刎看着竹子,眼里意味不明,所以,你还有什么身份?还有什么掩藏在神界长老级别后的的更神秘的身份?

    竹子迎着他一笑,想知道?大同呀。

    刎冷冷别过脸,心里呲了狗,这男人,他熟知的这个男人已经够难缠够狂妄,竟还有别的路数——怪不得他一直这么狂,原来是本事够硬啊,他竟然没想过。

    哼,看错了你!

    夜溪快烦死了,你们的眉眼官司到底打到什么时候去啊,尤其是刎,你看我家师傅跟看负心汉没两样,说,你俩究竟啥关系!

    竹子终于肯理会夜溪:“觉得如何?”

    夜溪叫起来:“不好,很不好,那些东西很难吃,比翔都——它们要吃我,我又不能动,只能吃——呕,快别说了,让我泡个澡吧。”

    被打上烙印,彻底成了人家的人,刎破罐子破摔,凑过来,问:“你吃了?怎么没死呢?”

    语气非常之欠扁。

    夜溪白他一眼,看向竹子:“师傅,说来也怪,这玩意儿好像挺滋补的。它们攻击我,我差点儿死了,还中了毒,吃了它们之后伤势倒是好转了。但真的很难吃...”

    竹子给她检查,细细的问:“你中了什么毒?将你所经历的全跟我说一遍。”

    夜溪便从着陆开始说,一边说刎一边插嘴解释,竹子没拦。

    “手脚困着的感觉?那是因为你没有创世。上战场之人皆要用世界之力护体,方能行动自如。”

    “动荡?那算什么?那是战场上的安全地域,还是你太弱。”

    “虚无?哦,缝虚啊,那没什么,跟路边开的小野花似的,你若有世界之力护体,根本影响不到你什么。”

    “不是中毒,你是被战气侵入了。”

    “啧啧,你这运气,那些灰气是外敌,谁知道哪里来的,反正难缠的很,我们抓了都是——”

    “行了。”竹子打断他的话:“你怎么那么多舌头。”

    刎无语。

    夜溪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好呀,现在还有秘密瞒着我呢,我都这样了。”

    竹子咳了声:“先把你身体修补好,你不是要泡澡吗?”

    弄了个非常大的桶,里头注满仙液,扔进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把她丢进去,又让刎在下头烧火。

    “缺一味材料,我去寻来,你们好好在此等着,不要闹事。”

    最后一句,警告刎。

    刎好声好气将人送走,回来就扒在桶边上,跟夜溪告状:“你师傅不是个东西。”

    夜溪白他:“那你是什么东西。”

    “呵,一脉相承。”

    跳下去,放火烧,最大力。

    夜溪喊他:“诶,你之前没说完的话是什么呀?”

    隔着桶壁,刎闷闷:“你师傅不让我说。”

    “可是我想知道呀,我问你的你才说,我师傅不会怪你。”

    “呵,你觉得你师傅是个讲理的?”

    “...”

    刎又道:“你是个讲理的?”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丧尸不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彩虹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彩虹鱼并收藏丧尸不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