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岐山沉声问:“你长姐是在哪里不见?”

    蓉姐儿想想说:“她药局里称人参,我和哥哥在仙鹤寺玩儿,哥哥去溷厕,有个婆婆说带我来找阿姐,可这儿没有阿姐.....”

    沈岐山低嗤一声,原还对萧?K有几分另眼相看,却原来同前世里那个废材无甚分别。

    转目冷厉看向虔婆:“你胆子够大!”

    那虔婆慌了神,连忙屈膝跪下:“委实不知情,确是东门的伢婆吴氏领得来,说是有户人家养不起,交她领来发卖,老奴不曾多问来处!”

    “卖了多少银子?”他又问。

    虔婆不敢瞒:“因她模样不同别个,用了整五十银买下。”平常女孩儿不过十五银左右。

    沈岐山摔盏,哐啷震响,洒一地酒水,眸光阴鸷,出言怒叱道:“这是良家女孩儿,被拐子拐带来卖,衙门定会咎其恶行。你明知其来路蹊跷,却不报官,反高价买下,谓为同犯,理当同审,杖责伺候,以儆效尤!”

    气氛瞬间凝滞安静,拉琴唱曲的不知所措,薛纶默然,虔婆发抖,皆摒息噤声,无人敢语。

    待蓉姐儿吃饱喝足,沈岐山领着她向薛纶简单交待几句,与顾佐一道走了。

    虔婆眼睁睁看着,人财两空好不懊恼,痛哭流涕朝薛纶诉苦:“这又是哪里来的贵人,扬州城里坑蒙拐骗多如牛毛,怎就他这般把鸡毛当令箭,一点路数都不懂得!”

    薛纶笑道:“他需懂你甚麽路数,朝廷堂堂二品将军,纵是在这里把你老虔婆的头拧下当夜壶踢,你也得生生受着。幸好他这两日就离扬州,否则有你倒霉的。”

    虔婆唬得不敢再多言,薛纶继续吃酒听曲,过半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家长姐凶且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页里非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页里非刀并收藏我家长姐凶且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