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爪?

    五爪?

    这其中的差别,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但凡私军,都会立旗。

    而旗帜的内容,则是千奇百怪,有洪荒野兽,有神兵利器,也有以自家姓命名,龙作为华夏图腾,应用更是广泛。

    但。

    四爪龙,及五爪龙,却是禁忌般的存在。

    在古代,这象征着君王,而今,却是一个家族的图腾与代表。

    如果是五爪,那么,即使是他四大兄弟家族联手,也会被打的毫无反手之力。

    这是一支,经历过国战的私军。

    于私,保家。

    于公,卫国。

    能做到这一步,唯一能用五爪的,除了坤德夏家族,还能有谁?

    为此,陈胜天着重反问,到底是五爪,还是无爪。

    贴身守护这位老爷二十年,陈忠从未在他的脸上看到过这种凝重,自知事情的重要性,沉声道:“没有爪。”

    呼呼。

    屏住呼吸的陈胜天,总算是松掉了了这口气,自嘲一笑,自己这是怎么了?想到坤德夏家族,腿都吓软了?

    呵呵……

    就这种样子,如何去掀这个大家族?

    陈忠推测道:“老爷,既然无爪,必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陈胜天点头,背负双手,望着清源江方向,沉默不语。

    这个年,临江府到底是怎么了?

    ……

    一辆商务车,离开宋家别墅,朝着三清观的方向而去。

    陈露看了看后视镜,不解的说道:“少爷,怎么突然想起那老观主了?”

    “我们都被他骗了。”

    陈长生按了按脑袋,笑了笑道:“这个老道,隐藏的够深。”

    陈露没在追问,等到了三清观,也就清楚了。

    半个小时后。

    三清观某处偏殿,陈长生与老观主相对而坐。

    老观主依旧是笑呵呵的样子,仿佛他永远都是这副模样。

    秦昊与陈露,立身在一旁。

    煮好茶,推过一杯到陈长生面前,老观主笑呵呵的说道:“陈家指婚大典在即,还有心思往我这里跑?”

    “从我踏上临江府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谁也动不了她。”陈长生淡然一笑道。

    老观主点了点头,面色不变。

    陈长生轻轻地抿了一口茶,接着道:“不久之后,我将北上顺天,来问问吉凶。”

    “你要高看我了。”老观主摇头笑了笑,“而且,有些事情,提前知晓并无任何好处。”

    坤德夏家族少家主。

    顺位继承人。

    有些事情,他只能烂在肚子里,毕竟,牵连甚广,不是他所能承受的。

    再者,修道者不问世事,更不参合世事。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何其惬意?

    “离开家之前,家父特意叮嘱我,这世上,有一人我必须重视。”陈长生直视老观主的眼睛,“你知道他是谁吗?”

    老观主摇头。

    依旧笑呵呵的,但仔细看能发现,已然收敛了不少。

    “沈卓。”

    老观主眼皮骤然一跳。

    陈长生笑了笑道:“这次上顺天,我准备找他会会。”

    “至于岭南派与叶南天,这些小鱼小虾,只是顺便铲除。”

    老观主的眼皮,再次一跳,脸上的笑容,也开始凝固。

    “小友……”他开口了,却是艰涩不已。

    老道已经不问世事了,为何要一而再的提及这些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无敌继承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钟小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钟小发并收藏无敌继承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