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楼乙这边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他太过信任神虎圣域的诸位大人物,又错误的低估了天枞的实力,如今他是直面天枞,身后再无帮衬之人,王凯虽有心帮助他,但却要为楼乙巩固住砂雾小世界,否则天枞的力量一旦暴走,波及的可就不是天风驻地这么简单了。

    楼乙望着如今火力全开的天枞,苦笑着摇头道,“你们这些耍心眼的家伙,心是真够脏的,都这种时候了,还有心玩扮猪吃虎,唉”

    说话间一股强劲的风流呼啸而来,如万千风镰切割向楼乙的身躯,他的眼瞳在风之力中捕捉细微的律动,并依靠这些来调整自己的身体,使他能够成功脱险并且化险为夷。

    然而情况似乎远比他想象的更为复杂,即便有着分风图的帮助,楼乙还是发现自己不能够完全捕捉到对方的招式,他不由得暗自赞叹道,“不窥是白虎一族,真是羡慕啊”

    原来这并非简单的风之力,其中更蕴含着白虎一族余生就来的天赋之力,这种蕴含着庚金之力的风,其破坏力远不是单纯的风之力所能够比拟的。

    而楼乙的身体对这金之力有着异乎寻常的排斥,若不是因为有太岁之体的修复之力,恐怕他现在早就千疮百孔的屈辱死去了,身上因为被风切割出来的伤口,正不断向外渗透着血,一道道的碧绿色光斑正附着在这些伤口之上。

    同时有透明的液体正蠕动着包裹着伤口,在太岁之体与神农医气的双重作用下,总算没有搞出大乱子来,但天枞对他的恨此时表现的淋漓尽致,他不断的聚拢着力量释放出来的风潮,疯狂的攻向楼乙,两者之间的修为差距有着天壤之别。

    楼乙脑海之中没有一丝觉得能够战胜对方的念头,当然除非他动用斩仙飞刀,但一旦动用此物,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便根本无从得知了,所以他没办法去用此方法。

    就在这时天枞突然出现,巨大无比的虎头,对准他便是一口强劲的风流吹出,四周的空间壁被瞬间震碎,王凯脑袋上躺着汗水,倾尽全力去修补这些裂痕,但仍有力量倾泻而出,瞬间撕扯在真正的世界里,掀起万丈飓风摧毁周围的一切。

    好在因为是乱流,没有固定的攻击方向,所以虽然天风驻地受到了波及,但却并没有因此被破坏,王凯祭出独山玉符,六色神光笼罩在小世界之外,他咬破自己的手指,以自己的血写了一道血符,然后拍在了独山玉符之上,一瞬间两者的气息融为一体。

    原本三座玉山之影,瞬间被替换成了王凯的形象,只见他张开双臂,手指在空中虚画,一道道巨大的符文凭空出现,并贴在了六色光罩之上,用来加持独山玉符的力量,但这么做对他本人有着非常大的风险,因为此刻他的神魂与独山玉符融为一体,若天枞的力量完全暴走,一旦六色玉罩破碎开来,那么王凯即便不死,也会精神识海崩溃,从此成为一个废人。

    但这么做的好处也非常明显,他能够引动独山玉符的全部力量,用其来加持六色玉罩,修补小世界的裂痕速度更快,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不希望小世界突然崩塌而导致天枞从中逃出并制造出可怕的灾难。

    楼乙如一叶孤舟在狂风巨浪中颠簸,似乎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就在这时金棕妖鼬不顾自身的危险,强行冲到了其身边,对其喊道,“抓住我,我带你出去”

    楼乙见到它浑身是血,且伤口深处竟然露出了赫黄色的妖骨,楼乙点了点头,他告诉金棕妖鼬前进的路线,对方在在他的指引,以及自身的天赋加持之下,终于从这可怕的风潮旋涡之中,将楼乙给救了出来。

    然而事情远未就此结束,天枞哪里肯放过楼乙,他见金棕妖鼬将楼乙救走,冲着他们逃走的方向吼道,“大胆”

    这声音一出,整个风潮为之战栗,可怕的音啸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从后方追了上来,空间再度破裂开来,王凯一口血喷出,他胡乱抓过一把丹药,便塞进了嘴里,同时拼命操控独山玉符去修复小世界的裂痕。

    就在这时远处一道青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一个异常美丽的人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王凯看着对方身上所绽放出来的古老神纹,一时间竟然看呆了,就在这时那美丽的身影对其说道,“王凯叔叔,请让我进去,我要去救我父亲”

    虽然声音有些不同了,但是说话的语气让王凯从愣神之中回过神来,他讶异的问道,“你是小月儿”

    那女子点了点头,并再次催促道,“王凯叔叔快些吧我父亲有危险了”

    王凯点了点头,将小世界打开一个缺口,楼月瞬间消失在了其中,王凯看着慢慢愈合的缺口,喃喃自语道,“这真的是月儿吗真是太令人震撼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楼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守望凡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守望凡尘并收藏楼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