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怎么死?”

    从一开始,李天澜就不曾掩饰自己的杀意,可直到此时,拉米伦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李天澜已经充分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与力量。

    轩辕剑同样也证明了自己的锋锐无双。

    一人一剑,即便都不是在最巅峰的状态,可两者合一,却让李天澜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强势。

    所以这句话李天澜说的相当有底气。

    轩辕剑在他手中微微颤抖着,刚猛至极的剑锋逐渐变得柔软,深沉的黑色带着微微闪耀的金光覆盖了李天澜的手臂,最终覆盖了他的身躯,重新变成了一件黑色的风衣。

    晨曦彻底驱散了黑暗。

    朝阳初升。

    沐浴着淡金色的阳光,李天澜张开了双手。

    黑色的风衣彻底贴紧了他的身体,如同修罗地狱般的场景中,李天澜闭上了双眼,整个人无比空灵。

    一道又一道纯粹的剑气在将他彻底包裹住,在他的身边不断的涌动着。

    拉米伦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瞬。

    这一刻他看的很清楚,眼前这所有的剑气,竟然完全都来自于轩辕剑,而不是李天澜本身。

    这一刻的李天澜是在掠夺。

    而轩辕剑则在沉默中奉献。

    向轩辕剑借剑气。

    黑色的风衣显得愈发深沉暗淡。

    但借助轩辕剑磅礴的剑气,李天澜虚弱的气息开始迅速回升。

    就如同在雷基城神将剑气借给李天澜一样。

    借助轩辕剑的剑气,李天澜再次压下了体内的伤势,暂时回到了巅峰状态。

    明媚的阳光照耀在图南市政厅的废墟上。

    一地的鲜血与碎尸中,李天澜缓缓睁开了眼睛。

    他的眼神里闪耀着淡金色的剑光,凌厉而威严。

    “想好了吗?”

    他看了拉米伦一眼,问道。

    心平气和。

    拉米伦的身体猛地绷紧,他的眼神一时间有些恍惚。

    不知道多少年以前,久远到他已经近乎完全忘记的时光里,无数的画面在他的脑海中纷纷扬扬。

    那似乎是他在非洲东部的某个小国执行任务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他还很年轻,他的部队在战乱中被打散,损失惨重,穷途末路中,他遇到了那个从中洲前往非洲巡视自己基业的男人。

    完全是机缘巧合,穷途末路的他与意气风发的他一起在非洲的原始森林中吃了一次烤肉,那个时候,跟他年纪相差不多的男人也是这么平静的看着他,问他:“你想怎么活?”

    那个时候的拉米伦内心只有茫然,万念俱灰。

    他的内心有很多种活法,但当时的情况下却一种都说不出来。

    同样年轻的男人只是静静的等着,很耐心,足足过了十多分钟,他才又问了一句:“想好了吗?”

    那个时候的拉米伦只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平静淡然似乎不苟言笑的年轻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一句让他至今都清晰记得的话:“其实最好的活法,就是在我身边活着。”

    那是燃烧军团的初始。

    也是拉米伦人生的起点。

    恍恍惚惚,时隔多年,拉米伦再次听到了类似的问题。

    一如当年那般,老老实实的,他摇了摇头。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他,看了很长时间,才淡淡道:“其实最好的死法,就是死在我手里。”

    时光带着旧事不断轮回。

    昔年是起点。

    而现在,拉米伦不知道是不是终点。

    他突然有些后悔来到天南,后悔进攻东皇宫。

    这一刻的李天澜并没有表现出压倒性的实力, 但拉米伦却突然觉得对方无比可怕。

    后悔在内心翻滚着,可他的眼神里表现出来的,却只有无奈与 苦涩。

    他缓缓抬了抬手掌。

    蠢蠢欲动的燃烧军团顿时寂静无声。

    “退后。”

    沉闷的声音中,拉米伦的命令简单而干脆。

    燃烧军团短暂的沉默后,大片的人潮开始后退。

    李天澜静静的看着这一切,没有发表任何评论。

    那一式焚天足以让拉米伦完全清醒过来,巨大的有些夸张的杀伤范围内,以拉米伦的速度不可能摆脱李天澜的纠缠,两人如果纠缠在一起,周围的精锐,在李天澜的体力耗尽之前并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拉米伦让所有的士兵后退,但却没有彻底离开战场。

    “我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拉米伦看着李天澜,轻声道:“但终究不是现实。李天澜殿下,现实是我并不认为我比你差,与你一战,我或许会败,但不会输。因为这里是我的图南,你要面对的不止是我,还有我将近近万人的燃烧军团,也许再过一个小时,这个人数会增加好几倍。”

    “我不想死。”

    他认真的说道:“我也不认为你能赢。所以,今天只好请你去死一死了。”

    他对着李天澜伸出手,无比郑重:“请!”

    李天澜眯了眯眼睛,他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拉米伦却像是突然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一般,他猛然狂吼一声,握拳直接砸向了自己的身后。

    同一时间,李天澜站在原地的身体变得模糊,而他的真身已经直接来到了拉米伦背后。

    “砰!”

    带着巨大力量的拳头陡然相撞,拉米伦整个人的身体都明显的膨胀了一拳,巨大的力量支撑着他的身体,让他的一举一动看上去都极为凶猛,狂暴的怒吼声中,他整个人完全转身,直接朝着李天澜扑了过去。

    巨大的力量变成了如同实质的领域不断震动着,李天澜的身体陡然腾空,刹那之间,碧光遮住了天幕,巨大的碧色剑疯狂震动,耀眼的光芒如同一片瀑布覆盖了拉米伦的领域。

    领域在汹涌的剑光中彻底破碎,但巨大的咆哮声却愈发疯狂。

    没有退后,没有迟疑,迎着凌厉的剑气,拉米伦向前。

    进攻!

    鲜血从他身上不断的飙射出来,拉米伦却也出现在李天澜面前。

    这一刻的他已经是真正的不惜一切!

    他或许不是李天澜的对手。

    他或许会败。

    他或许会重伤。

    但只要不死,死的就只能是李天澜!

    李天澜最可怕的是气势。

    东欧乱局,从雷基城一路杀到摩尔曼斯。

    横扫北海,从秋水横扫到了帝兵山。

    无数的战斗,数位无敌境的陨落已经让李天澜养成了真正天下无敌的气度,他的信心和意志都已经在真正的巅峰,所以他每一次出手,都有着匪夷所思的破坏力。

    但拉米伦却十分确定,李天澜的真正实力未必就比自己强。

    他就是要用最野蛮的方式摧毁李天澜的一切。

    他或许会倒下。

    但李天澜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到时候他根本不可能在有力气去突破燃烧军团的包围。

    换句话说,只要他舍得,李天澜今日必死无疑!

    拉米伦已经不止是舍得,他是完全豁出去一般。

    前冲。

    接近。

    进攻。-->>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特战之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小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舞并收藏特战之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