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

    “薄家的人来了!”

    有人喊道。

    两旁的人立刻停止了谈论,所有目光全部落在了那些跑来的佩剑侍从身上。

    薄家来的好快。

    足足八十名佩剑的侍从,大部分都是天魂尊者,且有两名阳魂境一阶之人,而在人群中央,是一名扣着折扇,骑着个生有巨角的白马的年轻公子哥。

    他悠哉而来,目光倨傲,脸上挂着一丝玩味,手中折扇轻轻摇曳,十分潇洒。

    白马一直走到距离白夜等人五十米的地方,方才停下。

    周围的魂者们纷纷退开,脸上挂着忌惮,极为害怕。

    强者总是令人敬畏的。

    侍从们让开,那骑着白马的公子哥儿走上前来,一双倨傲的眼淡淡的看着还在给众人疗伤的白夜等人,而后又瞄了瞄被杀的几名薄家侍从,淡道:“谁动的手啊?”

    “大人,是他!就是他杀了薄流领头,我们的人都是被他杀的!”

    之前被白夜放走跑去报信的几名佩剑侍从立刻跳了出来,指着白夜嚣声叫骂道。

    公子一听,冷笑了一声,正欲说话,才发现面前的形势似乎有些不对劲。

    他朝那人的身后望了眼,瞳孔微缩。

    叶逊?衣白秀?杜崖?冷有容...远处竟然还有状元等万象门的人。

    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怎么都在这?

    状元并未介入,而是拿着纸跟笔,站在人群的后头,安静的看着这一幕,眼睛更是对上了那公子哥。

    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回事?

    公子薄辰感觉有些不对劲儿,再看眼前的这些人,却只是些天魂境一阶二阶的人,根本不足为虑...

    但是,天魂境一二阶的人,怎么能杀死薄流?

    是用了什么法宝?还是说有人帮他们?

    不管了,薄辰不能思考,这么多双眼睛盯着他,倘若他生出任何退缩的意图,必被人所不耻,日后还如何在太极城内混?薄家的人也会唾骂他让家族颜面尽失。

    “说点什么吧,打算如何解决啊?”薄辰将视线重新放在白夜的身上,淡淡说道。

    “东西带来了吗?”

    白夜像是规避了他的话一样,一边为子笑疗伤,一边自顾自的开口。

    薄辰一愣:“带什么东西?”

    “你们伤了我的朋友,更让他们的天魂受损,自然要赔偿法宝、丹药之类的天材地宝,帮助他们恢复修为及伤势,不然,我要你们过来作甚?”

    白夜淡道。

    “哦?”薄辰嘴角微扬:“你这是在向我薄家勒索财物吗?”

    “不是。”白夜扫了他一眼,淡淡道:“是拿!”

    “好狂!那我不得不回你一句话...”薄辰冷笑:“痴人说梦!”

    此言落下,周围薄家人大笑不止。

    “薄辰公子,这件事情明明是你们薄家人不对,如今白大人心平气和的与你们交涉,你们不光不知悔改,还侮辱白大人?实在太可恶了!”

    就在这时,旁边的衣白秀站了出来,开口说道。

    “你是...衣宗师?”

    薄辰双眼早就在这些女人身上瞄动了,衣白秀贵为宗师,且姿容清秀,宛如仙女,自是众人焦点。

    不过她旁边站着的那个蒙着面纱的女子也不简单,女子虽然以轻纱遮面,可一举一动,竟有一种无形的魅力,尤其是她的双眼,像两片深邃的星空,吸引着周围的每一个人。

    当然,另一侧的冷有容也夺取了不少人的目光,或许她的姿容与冷有容及轻纱女子相比,没有太大优势,但架不住她的身材火辣,令人垂涎欲滴。

    除了这些,还有白夜盘的嬛诗樱、音血月、傅无情等人,皆是绝色女子。

    在太极城待过些时间的人都知道,这个薄辰,本就是个好色的纨绔子弟,看到这么多绝色女人出现,心里头自然按不住骚动。

    “原来此人身后有衣宗师撑腰?难怪口气会这般狂。”薄辰轻笑,眼里闪着促狭。

    旁边的冷有容一听,怒了:“薄辰,你算什么东西,我师父还需要衣宗师撑腰吗?速速跪下,赔礼道歉,否则休怪我无情!”

    薄辰一听冷有容发作了,吓了一跳,而且当听到冷有容称呼白夜为师父时,更是一头雾水。

    “此人是你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薄辰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儿,盯着白夜:“你到底是谁?”

    “这位是新晋的白夜白宗师!”旁边有人说道。

    “只是宗师吗?”薄辰恍然,盯着白夜,再问:“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青歌大陆。”白夜淡道。

    “青歌大陆?”薄辰瞪大眼,感觉自己的双耳听错了。

    “是。”

    “青歌大陆的人,竟然能做上宗师。”

    薄辰有些意外,但眼里的那些惊奇立刻转变为浓浓的不屑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九天剑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火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火神并收藏九天剑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