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子,依你之见,寡人该是如何?”

    一旁的屈原,他正拉着弓,瞄着前面的一头麋鹿。

    苏代矮矮胖胖的,不善于狩猎,这一路就是跟着来观光的,而嬴荡,又是个新手,穿越秦武王,就只是继承了一副皮囊和一把子力气,至于拉弓狩猎的本事,一般般吧,就这样,一路上来,让屈原出尽了风头。

    孔子云,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这屈原是样样精通,能驾得了车,也能射得了箭,还懂得乐器,可不是在说这样的君子。

    “回秦王,外臣以为齐秦联合,遏制我楚国,必然是明君所为,以大王的英武,定然会这样选,不过,眼下宋国战事将毕,我楚国的八万大军,就要撤回来了。

    楚王虽不及大王如此英明,群臣也不似秦臣这般能干,但这唇亡齿寒的道理也是懂得,大王进攻巴国,这八万人虽说不多,但必定能阻挡大王南路的兵锋。秦国接连两场大战,又将大军深入到洛邑之地,外臣敢问大王,秦国还有多余的兵力吗?”

    屈原骑在马上,侃侃而谈。

    这一番话,正是说在了嬴荡的心上了。

    一月,最多两月,宋国就定,秦楚退兵,如此一来,楚国也能腾出手来,挥师援助巴国。

    洛阳之地,秦国那六万战卒,要想阻挡楚国八万大军,根本是无稽之谈,这路途遥远不说,何况攻取巴国之战,就是要速战速决,拖延得久了,寡人等不起,嬴壮倒是等得起。

    巴国北临秦国,东接楚国,西是蜀国,攻打巴国,只要说服楚国,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寡人很好奇,屈子既然说到秦楚联合,平白无故就能让秦国取了巴国,难道这楚国就不怕我秦国强大吗?”

    听闻这话,屈原面色一正。

    “回秦王,外臣来秦,一曰为秦楚联盟,二曰学习变法之道,秦孝公变法时,秦国在魏国的压迫之下,是岌岌可危,丢了河西,丢了函谷关,拱手让出了少梁邑,如今我楚国,不也正是如此。

    丢一巴国,能使我楚国亡乎,断然不会,秦国没了少梁邑,若是魏人愿意,可直下关中,但秦国灭了吗,不仅没有,反而强盛,何也,专心变法也。

    楚国国土,堪称华夏第一,楚国黔首,亦是华夏第一,楚国将士,也是华夏第一,然则有弱楚之称,何也,内不唯一,弱也。

    秦楚联盟,楚国免于外事,我楚王可安心变法,学秦国以法为尊,学秦国收贵族之权,学秦国重新度量土地,学秦国练一支新军,学秦国设立国务府,总揽朝政。有此五学,以我楚国的国力,他日定在秦国之上。”

    屈原说得振振有词,那边的苏代听了这话,陷入沉思。

    少梁邑,位于河西,秦国没了此处,相当于将东北的大门敞开给魏国,楚国没了巴国,相当于将南边的大门拱手让给秦国,二者相比,的确是有相似之处。

    难怪他不是去这里看看,就是去那里瞧瞧,居然是抱着这样的大志向来的,可惜,楚国变法失败。

    历史告诉我们,楚国王权分散,楚怀王也称不上一个明君,这只是屈原的一个政治梦想罢了,过上几年,楚国旧贵族反应过来,屈原就要去秭归郁郁而终了。

    想到这里,嬴荡不由得有些失落,国士如此,楚国该亡。

    “寡人希望能有那一日,就看秦楚两国,谁的君主英明,谁的臣子有才,有的将士不畏死。”

    这话,好像还是姬职说与嬴荡听的,他又说给屈原。

    “外臣谢秦王。”

    虽未明说,可这秦楚联盟,算是成了。

    屈原拜谢,一旁的苏代却是哈哈大笑,令人疑惑。

    “苏子何故发笑?”

    “回秦王,外臣在笑屈子。”

    秦楚联盟一成,苏代就来这样一出,屈原转而一想,明白了他的意思。

    “苏子是觉得,以原之才,不足以行这变法之道,这就不劳你费心了,我楚国还有不少俊才。”

    不曾想,苏代还是在那里哈哈大笑。

    “苏子一股锐利之气,锋芒难当,学富五车,才华鲜有人及,这君子六艺,更是样样精通,如此英才,却不懂得识人之道。

    楚王能比秦公否,你屈原能比商君否,还是贵国令尹能比肩公子虔,都不是,都不是也,过刚则易折,这道理屈子该明白吧,代以为,苏子变法,定不能成,而且以屈子的这股锐气,还有性命之危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在秦国做武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陈四奇迹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四奇迹并收藏我在秦国做武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