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亮整日尸位素餐,花天酒地,身体早就被掏空,况且遇到炼气万年的老怪白凤九,他一介凡人更没有还手之力。

    油光锃亮的脑壳,砰的一声撞在厚一公分厚的钢化玻璃上,玻璃瞬间爆碎成千万快玻璃渣,油腻的胖脸血肉模糊。

    金无双被突如其来的变故下了一哆嗦,她没想到白凤九会突然暴起,做出这种过激的行为。

    “啊!杀人啦!”

    钟亮的头被白凤九压住,双手乱舞,发出杀猪般的嚎叫。

    “叫吧,就算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白凤九抓着钟亮的头发一提,本来边缘系数的头发,被白凤九薅羊毛似的拽了下来。

    “麻痹的!”

    白凤九爆出一句粗口,扔掉手里油腻的头发,抓着钟亮的后脖颈,一下一下继续砸在茶几底座上。

    “砰!砰!砰!”

    钟亮感觉自己的头,正在被火车轮番撞击,鼻子好似打翻了五味瓶,眼睛泡在了染缸里。

    金无双不忍直视,道:“白凤九,你这样会把他打死的。”

    白凤九道:“他要是不签字,公司就完了,我们活不成,不如现在弄死他!”

    听到白凤九狠唳的话,钟亮打了个激灵,“我签字!我现在就签,只要别杀我,让我做什么都行!”

    白凤九停下手,“无双,把文件给他签了。”

    金无双犹豫了,她本想着智取,可没想到白凤九以武力征服,打了建设局的局长,算是闯下大祸了。

    白凤九从金无双手中拿过文件,扔在钟亮怀中,后者吓了一哆嗦,忙在地上寻找签字笔,然后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

    丽都大酒店外,金无双坐在车内愁云满面,白凤九则一脸风轻云淡。

    “你闯下大祸了!”金无双沮丧道:“他是公职人员,你逼迫他签字,这是违法的。”

    白凤九发动汽车,火红色的保时捷缓缓开上公路,白凤九单手拿着方向盘,道:“他如何胡作非为我不管,但是打我老婆主意,不可以,这次只是小小教训他,下次,我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界。”

    一股霸道之气油然而生,金无双错愣的看着白凤九的侧脸,恍惚间有种陌生的感觉。

    这是那个骂不还口,认人羞辱的白凤九?

    金无双再次看向白凤九的时候,在他身上嗅到了一丝男子汉的味道。

    这种味道也不过只是一丝而已,毕竟在金无双心中,这个吃软饭的男人形象,已经根深蒂固。

    不过这种反差,还是让金无双感动,一个懦弱的男人,敢为她出手打架,狠狠教训一个位高权重的人,这是何等的勇气。

    “停车!”

    白凤九踩下刹车,疑惑道:“要买东西吗?”

    “下去!”

    金无双突然变脸,让白凤九很是不解,金无双怎么突然发脾气了?

    “今晚买车票回老家去!”金无双扔下一句话,开着火红色保时捷扬长而去。

    白凤九被丢在路边,脚下是金无双丢给他的一个土黄色文件袋。

    捡起文件袋,白凤九嘴角微微翘起,不用看,单凭手感,就知道里面是现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长生霸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左手神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左手神机并收藏长生霸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