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乘风身形一动,刚要往战齐胜的方向靠去,战齐胜此时也看到李乘风,他朝着李乘风冷笑了一下,身形一个纵跃,从石阶滚做一团的人群上跳了过去,然后他飞奔上石阶,回身朝着冷冷一笑,然后自己朝着天梯一步一步的攀爬而去。

    李乘风本想追上去出一口气,可想想还是放弃了,毕竟这天梯作为第一关,目的十分明显,就是用来考核他们的体力和毅力。

    修行人,没有好肉身好鼎炉,那是绝对走不长的。

    对于修行人来说,虽然修的主要是内在真元,但再强的真元也是要储备在肉体之中的,再好的内丹也是在肉身这个大鼎炉中修炼,若是肉身鼎炉打熬得不好,那便会有鼎毁丹亡的危险,比走火入魔要凶险一万倍。

    因此在这一关上,便可以筛选掉许多身体瘦弱的人。

    而意志力更不用说,修行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没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力,同样也是走不长久的。

    李乘风安静的等待着,他微微闭目养神,等人走得剩他最后一个了,他这才迈步拾阶而上。

    孙博义在一旁看着冷笑,道:“笨鸟还知道先飞,你最后一个走,还真不怕落选啊!”

    李乘风微微一笑,道:“龟兔赛跑,赢的可不是兔子!这登天梯,比的是固然是体力与毅力,但如何更加合理的分配自己的体力,保持自己的节奏,这也同样重要!”

    说着,李乘风迈开脚步,不算快也不算慢,一阶一阶的往上爬去,孙博义在后面眯着眼睛看着李乘风,心中暗道:此子不仅一眼看破这第一关登天梯的考核目的,更一眼看穿其中奥妙技巧!走在最后不仅没有同伴掣肘,也没有竞争,只要等上一段时间,他再超过前面的人时,前面的人大多都已经体力耗尽,根本没法再与李乘风纠缠!了得,当真了得!

    李乘风此时每爬一阶石阶,动作频率和喘气的节奏都几乎一模一样,这让他仿佛想起了自己幼年时,母亲谢氏监督他苦练基本功的情形。

    李乘风往前爬了约莫半刻钟,此时他已经发现有人开始坐在石阶旁边歇息,第一个便是之前哭泣的大胖子。

    这胖子平日里锦衣玉食,娇生惯养,还寻思这一次来灵山派,有着金帖,只要当上了修士,从此以后便可以作威作福。却没成想,竟然摊上如此恐怖的考核!

    大胖子瘫坐在路边,他眼巴巴的看着李乘风,向他伸出手去,道:“这位兄台,拉哥哥一把,只要你帮哥哥走完这石阶,哥哥一定重重的报答你!”

    李乘风瞥了他一眼,恍若未闻,脚步坚定,丝毫不停的从他身边越过,气得大胖子破口大骂:“我日你祖宗十八代!你个龟孙一会就要跌下来,脑壳着地,摔死你哟!”

    这声音没持续多久,李乘风便将它抛到了脑后,这一路上,石阶时不时的有人休息,有的人瞧见李乘风不紧不慢的拾阶而上,虽然速度不快,可明眼人一看他这频率和节奏,又看打他这一路爬上来,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立刻便知道这是一个强力的竞争对手!

    他们当中有人目露凶光,等李乘风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忽然一伸手想要去抓李乘风的脚踝。

    李乘风像是脚下长眼,一个错步躲开,紧接着身形一晃,便又向山上不紧不慢而去。

    这漫漫石阶,李乘风每爬一阶,心中便默数一下,等他数到第两千阶的时候,他身后已经甩下七八百人,之前绝大多数抢在他前面出发的人都被他甩在了后面。

    这些看着李乘风不紧不慢超过他们的人,有的破口大骂,有的伸手阻拦,有的若有所思也开始调整自己的节奏,有的则干脆绝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死狗一样喘气,还有的是极个别的女子,她们坐在石阶边,呜呜直哭:“爹,娘,孩儿辜负了你们的期待!连第一关都过不去呀!”

    李乘风瞥了她一眼,心中暗叹,但身子却继续向前爬去。

    如此爬到第五千阶石阶,李乘风开始面色发红,身体发热,额头上微微见汗,而此时石阶左右依旧可以看到丛林,但比起最开始石阶两边的丛林已经矮小了许多。

    越往上爬,石阶上的人便越稀少,李乘风开始要爬小半个时辰,才能看到一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破天录李乘风苏月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唐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唐川并收藏破天录李乘风苏月涵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