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格在蒙古姑娘的搀扶之下,准备出门去,临出门的时候,她还不忘回过身来嘱咐王老虎一句:“我的幸福可掌握在你的手里了。收藏本站┏m.read8.net┛”

    王老虎答应留在这里休息,并没有答应过要帮助她,这可真是到了两难的境地了。

    此时 房内就只剩下两人,中年男子请王老虎坐下,慢慢地道:“你应该不是蒙古人吧。”

    原来这个中年男人早就看出王老虎不是蒙古人,只不过没有来揭穿他。

    王老虎笑笑,即不反驳他,也不承认。

    中年男子也笑笑,道:“诺格的婚约是在三年前订下的。两人生活在不同的部落,但从小就有来往,都是孩童,彼此之间也并没有什么好感,直至在三年前,他们再度见面。”中年男子回忆起三年前的事。

    俗话说“女大十八变”。 诺格十五已经长得亭亭玉立,而他的未婚夫和未来的亲家正好来串门,两人自从两年前见过面分开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一见面就对诺格十分好感,当时就这么随口一说,后来,他们果真前来说亲,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你可知诺格要嫁的人是谁?”中年男子问道。

    中年男子这样问,说明这个人是有一定的来历的,或者说此 人在蒙古草原是有一定的地位的。

    看到王老虎仔细听着,中年男子道:“诺格要嫁的人是巴雅图的儿子,阿拉善和部落的王子。”

    巴雅图,一个王老虎也听到过的名字,从一些蒙古人口中,他听到过一些关于他的故事,而且他也曾见到他派人来抢勒布的儿媳。

    “所以这门婚事不能推,也推不掉。”中年男子道。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王老虎似乎听出了他的一些无奈,他将这些话说给王老虎听,真的是因为他相信王老虎是诺格的心上人吗?

    中年男子经历这样多的事,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岂会相信这样的鬼话。王老虎不曾出现在草原,他突然出现在部落,这个中年男子告诉他这些话,是因为什么?王老虎当然要考虑清楚,他此行的目的是为见大汗,中年男子把这件事告诉王老虎,究竟是什么目的?

    王老虎看着中年男子,道:“大叔,实不相瞒,我和诺格姑娘相识不过半天时间,所以,你大不可跟我讲这些事。”

    中年男子笑道:“你是个实诚的人,也算有缘吧,你我今日相见,如果小伙子没事,我倒是希望你在这边多留几日,让我尽一下地主之宜。”

    王老虎没有想到虽然与中年男子相处时间不长,但还是如勒布一样对自己热情。这让他又想起他刚才说诺格婚事时的无奈。

    中年男子曾让王老虎留下来做他的护卫,难道是与这件事有关?

    但王老虎此时不宜暴露自己。

    “感谢大叔的热情,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倒是很想在这里游玩几天。”

    “小伙子,看来这件事对你来说很急,不知你有什么事,让你这么着急地想要离开。”

    “我的事只是些小事,不说也罢。我想到时,等我办成了事,再来大叔这里玩上几天。”

    “我也不勉强了,我想如果你再多住几日,可以吃上我女儿的喜酒。”

    中年男子说过,诺格的婚事将在这几日内办,如果自己真待上几日,倒真的可以喝上她的喜酒。“那真是太可惜了,蒙古人的婚宴我倒是很想凑个热闹,不过,这时间对不上。”

    “哈哈,我可是发出了邀请,小伙是不领情了?”

    伐州城。

    夜终于过了三更之后,荀薛隐身在黑夜之中,眼睛盯着不远处的城门,这是伐州城的东南城门,是奇顺带 人值守的东南城门,这里相对于南城门,守兵相对薄弱一些,他要上城楼或是支开一些人或许自己有这个能力。

    一小队值守兵刚从东南城门而过,按照原先的习惯,在这个点之后,奇顺会离开东南城门,由他的手下人继续守在东南城门。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明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高原银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高原银耳并收藏明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