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天性双上肢缺失是临床上非常少见的先天性肢体畸形,主要是在孕早期胚胎发育紊乱引起的形态、结构的缺陷。

    原因可以有很多,包括放射线接触史、孕期用药史、家族遗传、近亲结婚、环境因素影响等等。

    林镜的情况不是家族遗传,因为林家无家族遗传病史,林镜的亲妹妹和弟弟、堂表兄弟姐妹,都是健康正常的,没有任何先天畸形。林镜父母也不是近亲,也没特别接触过放射线,至于孕期用药史,林镜母亲说自己当年吃过几次止痛药,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原因。

    二十多年前,还是个旧时代,安福村又地处偏僻,孕妇最多就是往镇上医院做的产检。

    再说那时候也没有现在这么完善的产前诊断、孕期健康检查等,根本难以预防畸形儿的出生。

    “阿镜,一出生就是没有手的……我开始还不知道,是护士突然很吃惊的叫了声,然后让我看过了,让我知道不是被换掉的孩子……我问护士,手呢,他的手呢?护士说,说……他就是没手的……”

    林镜家是一间不到五十平米的旧民房,建了有几十年了,残旧的红砖外墙,发黑的木板大门,绿漆掉色的防盗门。

    虽然装着防盗门,但其实这样的家庭实际上没什么东西可盗,一进门是逼仄的客厅,正前方放着一张半人高的电视柜,几个柜门都已是破烂得掩不上,拉垂在那里,柜上放着一台老式电视,以及很多凌乱的杂物。

    客厅的两边一边放着一套茶几和椅子,另一边是书桌和杂物柜。

    所有这些家具都又旧又烂,不知是买来用了多年变成这样,还是本来就是捡亲戚朋友淘汰下来的家具用。

    这时候,林镜的父母分别坐在茶几两边的木椅上,他的父亲林国伟惴着一张皮肤黝黑的脸,不时抓头;他的母亲陈生娣说着这些话,已是目眶发红,擦了擦快要落下的泪水。

    两人都是在本地工厂打工的工人,有时候也务务农,文化不高,收入不多,干活不少。从外表看上去,两人都比实际的不到五十岁的年纪要苍老得多,像是两个老人了。

    对于今天突如其来的局面,一屋子什么调查人员,整条村巷都被封锁了,他们无从适应,惴惴不安。

    “我这儿子,命不好……”陈生娣微微哽咽道,“怪我怀他的时候,吃了几次止痛药……你们能不能帮我们找回他,我听说他在东州市区那边乞讨……”她突然激动起来,要往地板跪下,“求求你们了……”

    “陈阿姨,你先坐好。”顾俊扶住了这个失儿的中年妇女,让她坐回椅上,同时留意着林国伟的神色。

    他好像捕捉到那张黝黑的面容上,隐隐闪过一丝的迷茫痛苦……

    在走进这间屋子之前,顾俊就有过一番心绪的整理。

    他最早在产房听到的那股负选择声音说的话语中,有那么一段话:“那些负选择,就把他们扔进垃圾桶,扔到野外,扔进大海,要不把他们人道毁灭,要不让他们自生自灭。”

    如果,那声音就是林镜……又或者,与林镜有关……

    “扔到野外”,这与村里的一个流言是相同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瘟疫医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机器人瓦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机器人瓦力并收藏瘟疫医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