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韫回朝芳宫的时候,刚好跟凌阳真人同时进的门。

    凌阳真人含笑招呼“师侄,有几日不见了。”

    池韫过去见礼“方才没瞧见师叔,失礼了。”

    凌阳真人极是和气“无妨。近日都忙些什么?听说你连司芳殿都不大去了。”

    “近日总在兰泽山房,故而顾不上那边。”池韫脸上带着惊讶,“师叔不知道吗?我上回还见到你门下弟子来问呢!”

    凌阳真人一僵,不免有几分尴尬。

    这个死丫头,在向她炫耀吗?自己已经数日没见到大长公主了,她反倒忙得脱不开身。

    “这还真没留意。”凌阳真人说,“近日一直在清修,不曾理过杂务。”

    池韫点点头,像是领会了什么“师叔这样的高人,自然不屑于侍奉权贵,以后这种杂务,师叔不妨交给我。反正我没出家,就是个俗人,不怕耽误修行。”

    “……”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凌阳真人很想撕了她的脸皮。但是大局为重,她只能努力深呼吸,稳住情绪。

    心里恨极,面上却是半分不露,凌阳真人语重心长“说起这事,师叔想起来,你一直跟着你师父在外云游,想必不曾正经学过法事。如今正式当了殿主,怎么也要学一学。”

    池韫笑道“师叔说笑了,我这个殿主,不过担个名声,司芳殿真正掌事的是青玉师妹。何况,孝期一过,家中定会给我议亲,难道我一个闺阁千金,还给别人做法事不成?那岂不是叫人笑话?”

    听着这番话,凌阳真人忍不住想磨牙。

    死丫头,先前逼迫她交出司芳殿的时候,怎么不记得自己是个闺阁千金?现在倒知道抬出身份,却是在暗讽她上不得台面。

    不错,僧道论起身份,确实不算上流,可人和人能一样吗?也不知道是谁,家里过不下去,跑到朝芳宫来沾光,现下抱上了大长公主的大腿,就对她这个住持冷嘲热讽起来。

    凌阳真人深深吸气,努力微笑“话是这么说,可你现下常去侍奉大长公主,总要知晓一些常识。”

    池韫想了想,颔首“师叔说的也有道理。”

    凌阳真人松了口气,笑道“下回若有法事,不妨跟师叔去学一学,这样一来,大长公主若有疑问,你就不必求助他人了。”

    “是,多谢师叔为我着想。”

    凌阳真人达成目的,也就不想与她多说了,道“累了一天,师叔先回去了。你也去歇着吧,天气炎热,可别中暑了。”

    “师叔走好。”

    凌阳真人点点头,带着弟子们回落英阁了。

    池韫看着她的身影消失,才转身往回走。

    絮儿忍不住问“小姐,住持她是什么意思?以前不是恨不得您走得远远的,别在跟前碍眼,怎么今天突然关心起您来了?”

    “是啊,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池韫随口道,“大概是良心发现吧。”

    絮儿却思考得很认真“事出反常必有妖,小姐,住持该不会想算计您吧?”

    池韫诧异地看向她。

    从池家带出来的三个丫头,倚云直率,但是心思浅,和露细心机敏,却又想太多。至于絮儿,不傻也不精明,优点就是忠心,说什么就做什么。

    没想到,絮儿竟能意识到这一点。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天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云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芨并收藏天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