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六日,李中易的马车,在近卫军和亲牙营大队人马的簇拥下,缓缓的朝着开封城进发。

    近卫军副都指挥使兼亲牙营指挥使张三正,他一马当先的走在了整个队列的最前列,为大军开道。

    “得得得……”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将张三正从沉思中惊醒,他抬头一看,却见一名头盔上插着鸡毛的急脚递,正纵马疾驰而来。

    “禀张都使,有京城缇骑司送来的鸡毛急脚递。”那名急脚递也没下马,直接冲着张三正拱手禀报。

    “哦,缇骑司的急脚递啊,给我吧。”张三正的心头猛的一惊,缇骑司的提督正是李中易唯二的弟子之一的左子光,他送来的鸡毛信肯定是特别紧要的军国重事,丝毫也马虎不得。

    张三正接过了鸡毛信之后,拨马往后走,一路疾驰着奔到了李中易的马车旁。

    “禀皇上,有缇骑司的鸡毛信。”张三正毕恭毕敬的抱拳拱手。

    李中易微微一笑,一定是京城的局面出现了不可控的趋势,不然的话,左子光不可能使用鸡毛信来报讯。

    靠在车厢壁上的韩湘兰撩起窗帘,从张三正的手上接过了鸡毛信,双手捧到李中易的面前。

    李中易拆开鸡毛信,仔细的看了信上的内容,不由冷哼出声,“不知天高地厚的腐儒!”

    韩湘兰的心头猛的一惊,仅从男人不屑一顾的口气,她便猜想得到,京城里想要闹事的儒生们多半要倒霉了。

    这段日子以来,李中易始终停留在距离开封咫尺之遥的郑州,韩湘兰一直觉得有些奇怪。

    如今,韩湘兰总算是想明白了,李中易使的是欲擒故纵的策略,有意诱使儒生们铤尔走险。

    对付儒生,不可能像对付武将那样的赤果果,否则的话,还要不要名声了?

    引蛇出洞,显然是最佳的选择,至少韩湘兰是这么认为的。

    “撩起窗帘。”男人如是吩咐,韩湘兰赶紧抬手将窗帘撩了起来,车厢内的光线在瞬间明亮了许多。

    李中易拿起搁在小案几上的碳笔,“刷刷刷……”下笔如飞,一气呵成。

    “来人,将此信传回缇骑司,交左子光亲启。”李中易将回信递给韩湘兰,韩湘兰随即转交给窗外的急脚递。

    过了没多久,李中易又收到了九门提督衙门发来的紧急军报,军报是九门提督李云潇亲笔所写。

    李中易拿着军报,反反复复的看了三遍,这才提笔给了回复。

    两个时辰内,就在韩湘兰的眼皮子底下,李中易总计接收了五封急报,并一一做出了回复。

    “爷,别太累了,喝口参茶吧?”韩湘兰没胆子插手军政事务,只得打着关心李中易身体的名义,进行旁敲侧击。

    李中易接过参茶,小饮了一口,随即笑道:“有人想在背后搞鬼,你觉得是应该斩草除根呢,还是徐徐图之?”

    韩湘兰本想继续装傻,可是,李中易的目光一直炯炯有神的盯着她,由不得她不回答。

    在沉吟了片刻之后,韩湘兰小声说:“禀皇上,臣妾本不敢妄言,皇上您一定要问,臣妾姑妄言之,儒生很难尽杀之,似应徐徐图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逍遥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大司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司空并收藏逍遥侯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