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想了想,惊呼道:“这样说来,那血映天的控尸手段却也是有办法战胜。看样子,血映天应该是用自己的灵魂之力控制群尸,要是在关键时候他引爆了群尸的话,他自己的灵魂之力也是会受到冲击,所以,轻易他也是不会引爆群尸的。”

    凤梧点点头,说道:“朱啸,你是一个炼药大师,自然是知道灵魂之力想要修复有多么困难。灵魂之力乃是修炼者的根基,那血映天自然是不敢用灵魂之力来开玩笑。这个武技确实是十分麻烦,因为他可以控制很多尸体与你战斗,并且,他控制的这些尸体还可以施展武技。要是与之战斗的话,最好是可以一招将其斩杀,不然就要与血映天直接战斗。不过,要是你与血映天一战的话,你应该有着八成的胜算!”

    这一点朱啸倒是不理解了,皱眉问道:“哦?这又是为何呢?”

    “因为无相劫指与无相劫掌!”凤梧盯着朱啸,说道,“无相劫指与无相劫掌都是引动空间乱流攻击的手段,强横且难以应付,那血映天控制的群尸自然是不敢轻易自爆,要是被你的无相劫掌卷起空间乱流砸过去的话,那损失血映天也是经受不起的。再者,你乃是一名炼药大师,你的灵魂之力强悍,却不是血映天可以相比的。要是你直接施展攻击灵魂的魂技的话,那血映天也是惟有逃命的份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凤梧的眼睛没有离开过朱啸的眼睛,定然是想要从朱啸的眼睛之中得到些什么。魂技自从魂族被灭之后,只怕是及很少有人会施展了,朱啸也只是听到有人提及过魂技,但却也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凤梧这些话明显是有着试探的意思在其中,想必是因为那逝川之主东石川死得太过于蹊跷了,凤梧以为是朱啸做的。凤梧虽然是与朱啸开诚布公了,但是为了凤凰一族的利益,却也是诸多试探,朱啸倒也觉得十分平常,说道:“魂技随着魂族的灭亡,已经从这个大陆上消失了。魂族当初实在是太过于恐怖了,因此被人屠戮殆尽了,他们创造出来的魂技也是被人毁掉,魂族在这个大陆上最后的东西算是消失得干干净净了,最后一点痕迹都是被抹掉了。”

    逝川之主被轻易斩杀了,定然是有人直接攻击了他的灵魂。若是这个大陆上真的还存在魂族的人,那凤凰一族说不得会知道一些,凤梧在试探朱啸,朱啸也是开始试探凤梧了。

    朱啸十分真诚,眼睛之中还带有一丝惋惜,凤梧笑了笑,说道:“那血映天要是在有着魂族的那些年代,他根本就不值一提,他的那些控尸手段也是魂族都不想修炼的最下乘的东西。然而,随着魂族的消失,血映天的控尸手段却是成为了一个麻烦的存在。朱啸,你倒是也不要为魂技的消失而感到惋惜了,要是你这样的存在还拥有强大的魂技的话,你会被整个大陆追杀的,没有任何一个存在愿意让你活在这个大陆上。”

    “若是现在的我真的修炼了强大的魂技,加上我也是一名炼药师,我倒是不惧怕别人来追杀我!”朱啸与凤梧开了一个玩笑,随即言归正传,说道,“这血映天为何却又是与前深渊之主姬无弃有关呢?”

    凤梧还没有说话,姜扬已经开口说道:“当初师兄原是与血映天联合的,血映天的控尸手段,师兄也是颇为赞赏。师兄的想法是不管修炼了什么功法武技、不管是人类还是魔兽,在这个大陆上都是应该有着一席之地的,因此,师兄帮助血映天建立了东石川。然而,这个血映天乃是一个忘恩负义的存在,师兄最后被逼着要建立深渊的时候,本是希冀血映天可以出手的,然而,血映天为了保住东石川,却是选择了妥协。东石川那时候还没有三圣,血映天就是整个东石川的主人。当然,那时候的东石川却也是没有三千宗门。”

    凤梧看了看姜扬, 眼睛之中带着惊讶的神色,但也就是片刻之后,凤梧就与朱啸说道:“姬无弃确实是让大陆发生了太多的改变了,他建立起来的深渊跟东石川都是对整个大陆造成了这般大的影响。不过,好在现在深渊已经出手对付东石川,东石川对于深渊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影响了。”

    凤梧说对付东石川对深渊有好处,原来是还有着这样一层在其中,朱啸点点头,道:“如此说来,此番对付东石川倒是势在必行了。只是,我还是很担心亡神家族与战家,这两个强大的家族现在都是发生了剧变,他们若是不早一些收手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绝世武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湿晴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湿晴天并收藏绝世武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