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的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对着那些小股东道“拍卖行从今天开始,我们两人开始接手,这段期间可能会因为业务不熟悉,使得公司股票出现很大规模的波动,若是大家相信我们,可以留着股份,继续年底分红,若是信不过我们,我们可以按照如今的市场价收购,诸位意向如何??”

    “很大规模的波动??不知多大??”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也是这些小股东中掌握股份最多的一个人,这个时候站起来问道。

    “很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一文不值。”

    张晨对他们并没有隐瞒,这也是两人来时候共同商量好的,既然李建民不想主动交出股份,那就逼他交出,动用暴力显然不行,所以只能从股票价格出手,每天跌停,亏几千万,不任何人都能承受的住的。

    “难道你们想毁了拍卖行??”

    听到这个那人脸色都变了,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自己搞自己公司的股票,而且还是大跌。

    张晨笑道“拾来的孩子不怕摔,反正我们是最大的股东,想怎么弄就怎么弄,不需要跟你们解释,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告诉我,是想承受风险最终分红利,还是现在出售股份,拿着钱过稳妥日子。”

    大家都是多年混迹商场的湖,他们可不认为有人会傻到搞自己公司的股票,恐怕这两人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让他们放弃手中的股票。

    当然这些股东之中也有听过柳青事迹的人,知道人家根本不在乎这样一个拍卖行,说不定真的会为一口气,而搞垮拍卖行,到时候让所有人都套在里面。

    很快就有两人,站起表示愿意出售手中的股份。

    第二天,上午第一时间去相关部门办理手续。

    就在办理手续完毕,两人分别接到电话,说是拍卖行的股票在就在他们交接的这个过程中,暴跌了五个百分点,而且还在继续下跌。

    他们看向张晨和柳青的眼神都变了,同时清醒做出这个决定。

    先不说太多,就是这五个百分点,若是不出售自己手中的股份,亏损就几百万。

    他们庆幸,另外几人却挠了脑袋。

    纷纷去找李建民商量对策“李总,您看这事儿怎么办??”

    李建民比他们其实还心急,可是现在又不能表现出来,否则这些人都离自己而去,真正成了孤家寡人,那以后什么事情都不好办了。

    故作淡定道“你们急啥,他们是大股东,股票下跌,你觉得他们不心疼??估计只是做做样子,借此机会收购我们手中的股份,我们要是卖了,那可就真的上当了,大家挺一挺。”

    “万一,他们真的想搞垮拍卖行呢??”

    有人开始担忧了,早知道这样,昨天就答应张晨他们,把股份处理了,现在……哎。

    “你们就放心,绝对不会的,他们费了那么大力气,收购股份,怎么可能让拍卖行倒闭??”

    李建民安慰大家,其实也是给自己安慰。

    “李总说的是,那我们先告辞了。”

    众人见李建民也只是安慰,并未实际办法,纷纷开始打心中的小算盘。

    他们可不相信,若是李建民一直硬挺着,张晨和柳青先妥协。

    所以几人出了李建民的家,就再次凑到一起,开始商量对策。

    最终他们统一意见,若是明天股票还是下跌,他们就去找张晨,看如何收购他们手中的这些。

    结果并没有出乎他们的意料,第二日早晨一开盘,拍卖公司的股票继续呈下跌模式,他们这才真坐不住了,他们知道,恐怕前天晚上张晨说以后会给分红,只是搪塞的话,他们二人的本意,恐怕就是搞垮拍卖行。

    所以他们再也坐不住了,一起去找张晨。

    拨通电话,张晨约他们在拍卖所办公室谈。

    到了办公室,张晨招呼他们坐下,笑眯眯道“几位,看来你们已经考虑通了,还是那句话,你们手中的股票,按照市场价收购。”

    “张总,这能不能加点,毕竟昨天还不是这个价格呢??”

    人都是心存侥幸,尤其是跟钱挂钩,其中一人厚着脸皮问。

    张晨却呵呵一笑“既然这样,你们就等着涨回去再出售吧,没其他事儿,你们就离开吧。”

    张晨直接下了逐客令,几人互相看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震惊。

    因为他们从这简简单单一句话中,听出了潜在的意思,那就是张晨真的想搞垮拍卖所,或许那些钱,对张晨他们不算什么,可是对这几个股东来说,那可是主要经济来源。

    这写股票要真是变成废纸,这些年可就白奋斗了。

    虽然不甘,却无可奈何,尤其是想到过一夜,就会损失几十万甚至百万,他们的心在滴血。

    也不知道谁先开口“张总,我们同意出售手中的股份,您看什么时候交接一下??”

    “现在就可以。”

    张晨说完,打电话个柳青让她安排人过去。

    挂断电话,张晨忽然觉得自己应该配备个秘书,有什么事情,直接动动嘴,就有人跑腿儿,那就习惯多了。

    与此同时。

    起床洗漱完毕的李建民,打开电脑查询公司股票的走势。

    这一看,脸色瞬间煞白,只是短短两天,公司股票就跌了十六个百分点,还有继续下跌的趋势。

    也就是说,他手中百分之二十的股票,此时已经缩水了近千万,再加上他为了建立攻守同盟,转让给其他股东的百分之四的股份,他此时直接损失已经达到了三千多万。

    他的心在滴血,他恨不得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医圣妙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笑说世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说世界并收藏医圣妙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