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他们不和是假的?”

    听到嬴高的猜想,韩非一下子愣住了,只是是多想一下就会发现这样的可能不是没有。

    山东六国之中,以赵国为最强,虽然曾败在武安君白起之下,但是赵人悍勇,不惧生死,他们有强军。

    由于李牧的存在,更有强将!

    如今赵王能够在关键时刻调集李牧南下,足以说明赵王并不昏聩,纵然是不及秦王政,也不会太废物。

    这便是赵国与韩国本质上的不同,他们要将有强将,要兵有悍勇之兵,只要王上不是昏君,自然一切皆有可能。

    一念至此,韩非心惊了。

    这一刻,他想到的不是秦国,而是韩国。韩非心里清楚,秦国作为当世第一强国,根本不惧赵国。

    但是他的母国韩国不同,作为韩王的公子,韩非非常的清楚,如今的韩国根本不强,之所以继续存在,只是因为诸国都不敢随意的打破中原大地之上的平衡,

    赵国如此强势出手,真正产生畏惧的不是强秦,而是赵国的邻居,同为三晋之地的韩魏。

    而魏国虽然落魄,但是却远比韩国强大,所以几乎就在瞬间,韩非就得出了结论,赵王这一次的目标十有八九便是韩国。

    一念至此,韩非神色骤然大变,忍不住朝着嬴高,道:“郡守,赵王此举调集李牧南下,以血衣侯代替之,最根本便是为了吞并三晋之地吧?”

    韩非好歹也是能够写出《韩非子》的绝世人物,虽然天生口吃,但是最不缺少的便是智慧。

    在嬴高说完之后,韩非几乎在瞬间就察觉到了赵王这一次的举动目的为何。

    “有八十的可能,也许李牧与赵王头铁也说不一定!”嬴高笑了笑,神色之上颇有些不以为然。

    他心里清楚,不管是大秦,还是赵国,韩国都挡不住。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弱小就会被挨打,这是千古至理。

    由于经历过生死,嬴高比任何人都清楚,弱小不是让人怜悯的资本,而是让人欺压,看不起的原罪。

    对于韩国的处境,他一清二楚,但是在这个时候,他也不会多言,毕竟他是大秦的王子,而不是造物主。

    这一刻,韩非心头集结无比,沉吟了片刻,方才朝着嬴高,道:“郡守,这一道消息是否可以传给韩王?”

    “可以!”

    撇了一眼急切的韩非,嬴高嘴角微微上扬,他心里清楚,在这个世界上,韩非心有牵挂,这个时候的韩非还有所牵制,不是之强大的时候。

    一旦韩国被灭,了无牵挂的韩非,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强臣。

    一念至此,嬴高突然一笑:“顺带向着韩王转告一句话,若是挡不住,可以向我大秦求援。”

    “属下谢过郡守。”

    ……

    对于朝廷之中的想法,嬴高不清楚,但是他也能够察觉到一二,再结合历史上秦军偏师两败于李牧。

    就可以推断出,大秦在这一战之中,绝对不会安分守己。

    若是赵韩开战,秦军冒然介入,终究是失了大义,一旦韩王求援,不仅可以得到巨大的好处,同时也有了秦军介入战场的借口。

    ……

    “公子,王上有令,大秦将士分营,分为关内大营与关外大营,只要是达到四十五岁以上的将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我要做秦二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独爱红塔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爱红塔山并收藏我要做秦二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