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盈盈去城里找药,走了没一会儿,岳风便幽幽的苏醒了过来。

    嘶!

    睁开眼的时候,岳风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觉得浑身酸痛无比,尤其是后心的位置,简直是疼痛难忍。

    尼玛,岳辰....我早晚要杀了你。

    心里嘀咕着,岳风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顿时,整个人都愣了下!

    这是什么地方?

    不对啊!

    自己不是在天启皇宫吗,当时被岳辰突袭,自己晕了过去,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这一瞬间,岳风顿时懵了。心里嘀咕着,岳风尝试着站起来,却发现,浑身虚弱无比,一点力气都没有。

    呼啦...

    也就是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紧接着,就看到几个年轻小子,从不远处溜达了过来,一个个身上透着痞气,显然是附近的小混混。

    咳咳...

    看到这些人,岳风也没在意,却因为身上的伤,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听到动静,几个小混混立刻发现了岳风。

    “卧槽,这有个人!”

    “唉呀妈,这是受伤了呀,浑身是血!”

    “看他的打扮,身上的衣服,咋这么怪呢?”

    到了跟前,几个小混混上下打量着岳风,咋咋呼呼的议论起来,一个个目光闪烁,心里打起了坏主意!

    “哥几个!”

    领头的一个光头,挥了下手:“把他衣服扒了,搜一下没有值钱的东西,吗的,好几天没吃肉喝酒了!”

    话音落下,几个小混混就围了上来。

    尼玛!

    趁火打劫啊!

    岳风哭笑不得,挤出一丝笑容,虚弱的开口道:“几位,几位...我身上没值钱的东西,只怕你们要白忙一场,还是放过我吧。”

    说这些的时候,岳风心里十分郁闷。

    尼玛,要不是动不了,自己会向几个小混混低三下四的?

    话音落下,领头的光头咧嘴一笑:“有没有钱,我们搜了再说,哥们放心,我们只求财,不图命!”

    说着,几个人已经动了手,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岳风的衣服扒了下来。

    很快,搜遍了岳风全身,领头的混混,一脸晦气,向地上吐了一口:“马德!真是一分钱都没有啊,穷逼一个!”

    说着,将岳风的衣服,丢在一旁,就带着几个狐朋狗友离开。

    尼玛!

    这一瞬间,岳风几乎要气炸了,欲哭无泪。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自己堂堂天门门主,竟然被几个小混混扒了衣服,幸好周围没熟人啊,不然脸都丢尽了。

    “岳风,你醒了吗?”

    就在岳风无比郁闷的时候,一个声音传来,紧接着任盈盈快步走了过来。

    此时的任盈盈,很是郁闷。

    这个城市太小了,一家像样的药铺都没有,别说灵芝人参了,连普通的止血草都没找到!

    卧槽!

    任盈盈?

    听到声音,岳风心里一震。

    此时岳风光着膀子躺在地上,根本动不了,但任盈盈的声音,他当然听的出来!

    任盈盈怎么也在?

    难道是她救了自己?

    就在岳风心里暗暗嘀咕时候,任盈盈已经到了跟前。

    唰!

    看到岳风的样子,以及旁边的衣服,任盈盈娇躯一颤,紧接着,一抹红晕迅速在她脸上蔓延。

    这,这岳风,竟然光天化日的。。

    “啊!”

    下一秒,任盈盈反应过来,捂着眼尖叫一声。

    此时任盈盈的心里,认为是岳风自己把衣服脱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赘婿当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吻天的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吻天的狼并收藏赘婿当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