刈州东市?寰亲王府

    “父皇不是叫你往后少来吗,这当口来找我做什么!”

    “叫少来,又没叫不许来。你被大哥一句话困在府里,我这心里实在着急啊!”

    宫帷扶过一瘸一拐的宫幄坐到软椅上,待到下人离开,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只化作了一声无言的叹息。

    “我闭门不出也不是因为宫帱的缘故,是父皇,我怕他……”

    “是啊,如今父皇的心思是愈发难以揣测了。”宫幄也摇了摇头,无奈的看了一眼包扎得紧紧实实的右腿,“我们布好的苦肉计,到了御前,又听说连氏主理抗疫已经颇有成效。我这到了嘴边的话,也不知该不该讲了。”

    “幸亏你没讲,你若把那套说辞铺一遍,那父皇就连你也要怀疑了!”

    “这么多年来,他们早已将你我兄弟视作一体。父皇多疑一分少疑一分,也着实没什么所谓……”宫幄收起哀怨的语气,望向宫帷的眼神变得严肃而警惕,“父皇立时三刻倒不会有什么动静。三哥,当务之急,还是须得尽快解决了连氏这个绊脚石啊!”

    “那个贱人…”宫帷听到连氏二字,顿时气得紧咬牙根。“是我低估了她的能耐。当日长宁街前,她对我一丝不乱的说出那些话,唬得我一时乱了方寸,竟拱手将筋骨草送了出去。这些日子我我细细想着她那天晚上的每一个字,字字直戳我的心事,根本就是事先准备好的!”

    “她那日拿父皇说话,三哥不敢妄动也是人之常情。说来她也是真是幸运,每次都有人为她解围。”宫幄也攥拳恨道,“我只恨当日在太子府初见时没有料理了她,都是老五那个呆子,生生坏了我的好事……”

    “老五…”

    宫帷的心中一紧,似是闪过了什么某种阴暗的念头。

    “四弟,你有没有觉得老五越来越不对劲了?”

    “不对劲…?这话怎么说?”

    “我也说不好,只是总觉得他心里在打着什么算盘。当日宬玄宫前,他无缘无故的帮连氏说话,惹得宫帱那个草包护妻心切,对我破口大骂。”宫帷的眼睛眯成一条蛇眼般的缝,“这还不算最奇怪的,只是到底是谁跟他说了这些,他怎么会连那个贱人有同党的事情都知道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杀手小皇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朱璃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朱璃宇并收藏杀手小皇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