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那三公子的事情计缘可不用理会,交给尹夫子自己应对吧。

    计缘自顾走开几步,对着老龙前来的身影拱手相迎却没有说话。

    老龙走近了之后再次冲着计缘还了一礼,后者则伸手一引,双方很有默契的走到街边一角,视线则转向文曲街上尹兆先那个被簇拥的摊位。

    “计先生可是要等到春闱之后才会离开京畿府啊?”

    和乡试桂榜一样,在大贞,春闱也代指京城科举,原本只对应会试,如今则指代殿试等最终结果。

    计缘看看已经接近尹兆先摊位的那个“三公子”,也没有利用权势驱赶人群,而是饶有兴趣的站旁边看尹夫子写字。

    听到老龙的问题,计缘指着那“三公子”答非所问的反问一句。

    “应老先生可知那位新到的男子是何人啊?”

    老龙顺着计缘的指向看看,见那人有些气派,边上更是在各个方位站着几名气血旺盛的凡人武者,再细一观气,能见到那人身上气色升腾,有一抹紫色隐藏其中。

    “看起来似乎是某个皇亲国戚?”

    “不错,此人出游喜自号‘三公子’,实则就是‘晋王’,乃当今大贞皇帝第三子。”

    “哦,大贞皇帝的三儿子。”

    老龙对此兴趣缺缺,哪怕通天江紧挨京畿府,大贞王朝的兴衰在他眼中也没什么意义,相比之下,反而是尹兆先更受老龙待见。

    计缘看看老龙道:

    “大贞虽多立嫡长为太子,但当今皇帝还年富力强且独有个性,迟迟不立太子,对于年龄较大的长子更是觉得碍眼。”

    老龙稍微来了点兴趣。

    “计先生认为,这个晋王可能会是将来的太子甚至下一任大贞皇帝?”

    “呵呵,只能说有这种可能,但其人锋芒太露,大争之中危机四伏啊。”

    老龙皱着眉头看看自己这好友,倒不是觉得这句话有什么问题,而是觉得有时候他还真有点看不透计缘,似乎对什么都感兴趣,又似乎对什么都不太感兴趣。

    “计先生,今日是大年三十年关之尾,对凡人来说是个至关重要的日子,对我等而言也算有特殊意味,不如就随老朽回那水府一叙如何?当然,也可将尹兆先带上,这书生还是不错的。”

    计缘看到老龙一脸认真的样子,赶忙遥遥头。

    “儒生志在社稷,还是不要让尹夫子过多接触凡尘之外的事物为好,况且计某对此间事也有些兴趣,这晋王不准备参加皇宫团圆宴,来此找尹兆先为何?哦是了,这皇帝不喜欢办宫廷晚宴…”

    说到这计缘也对老龙邀请一番。

    “回水府吃吃喝喝未免无趣,不如应老先生今日就同计某一同观游一下人间节庆如何?尤其是这皇城气相,在新年交替之际想必有些可看之处。”

    老龙一听也是露出笑容,做什么事得看和什么人一起,以往他对这些自然没感觉,但计缘既然有意,他就也起了点兴趣。

    “既然计先生由此雅兴,老朽陪同便是。”

    既如此,计缘也不打算在尹兆先面前现身了,微笑着伸手一引,同老龙一起靠近尹兆先摊位,只是两人的身形却逐渐虚化,在常人眼中已然被忽略过去。

    这一会,就连文曲街上其他的书生也有不少围在尹兆先摊位上看的。

    尹兆先也确实才情卓绝,所写春联诗词不但书法出众,而且都对仗工整寓意也好,和其他书生明显拉开了档次,一边的史玉生倒成了专门帮收铜钱的人了。

    只是写得多了难免手酸了,这会尹兆先已经揉了好几次手腕了,所幸围观之人虽然还多,但真正买字的人已经不多了。

    “冰消雪花江山又呈五光十色,冬去春来神州再现百态千姿。”

    “写得真好啊!”“是啊,听说这人是稽州解元,叫尹兆先!”

    “是吗,怪不得!”

    ……

    也不知是谁传出去的,尹兆先才在这边摆摊两天,就开始为人熟知了,尤其今天人气爆棚。

    等到写完这一副联子,暂时无人上前求字,那在边上看了好一会的“三公子”这才开口说话。

    “尹解元,可还记得我啊?”

    说话间,边上的仆人已经悄悄隔开人群,将围观的书生等人往外驱赶了,旁人一看这架势也不敢多说什么。

    “怎么赶人啊…”“就是,我还想买字呢!”

    “嘘…别说了。”“走了走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烂柯棋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真费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费事并收藏烂柯棋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