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时间,贾宝玉一边等待着朝廷的回复,一边着手处理手中的事务,一点也不敢大意。

    当然,与泰安那边的联系,也是从无间断。

    这一日,众人正在一起商议处置一件事情。

    便是流民当中,有许多在水患当中失去父母或者是和父母失散的孩童,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拐卖的事。

    虽然这样的孩童是少部分,但在于流民基数太大,数量也不少。

    叶皓对此十分愤怒:“这些不当人子的东西,发国难财便罢了,还专挑那些童男童女,赚脏心钱,此等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商陵县县尉道:“可是那些买进的人多是城中一些富户和官绅,如今正是用人之际,实在不好为此等小事得罪他们......”

    “这种事在你眼中是小事?莫非窦县尉也参与这等买卖当中去,所以才为其说好话?”

    叶皓显然有些急公好义,对于这些触及人性底线的事,容忍度十分低下。

    窦县尉不过说一句事实当中的话,就被他怼的哑口无言。

    商陵县令打圆场道:“我给窦大人作保,他绝非那等公私不分之人。”

    其实也是,换在以往他们还可能参与其中,但是如今商陵县摊上赈灾这等大事,只要好好干,将来县令和县尉两个人肯定升迁有望,何必在这个档口,在钦差和赈灾使的眼皮子底下,干这种事呢?

    “哼。”叶皓冷哼一声。

    他刚一出生便是首辅嫡孙,身份清贵至极,自然看不起这些蝇营狗苟之事。

    贾宝玉道:“叶巡按言之有理,此等之事绝非小事。不过窦县尉所言也是事实,所以,我认为买方可以不予追究,但是需要让他们将所买的幼童年纪、性别以及数量等,报与县衙登记。

    以避免他们肆意践踏性命。

    另外,若是日后有父母来寻,官府也能有方法为他们寻回开释。

    不过,对于那些以一炊一饼行拐卖之事之人,绝不可轻饶。

    对于首恶或者有重大劣迹者,必须诛之。从者,就让他们作为第一批开运河工的贱役吧。

    最后,从今日起杜绝此等事,将所有没有父母长辈携带的孩童单独设棚赈济,待此间事了之后,再寻思安置之法。”

    商陵县令立马道:“上使大人此议甚妥。”

    贾宝玉摆手。

    不过是权宜之计,如今,还是要将主要精力放在维稳和赈灾之上。

    叶皓、王贞等也没有异议,然后贾宝玉就将此事交给叶皓,让窦县尉从旁协助。

    县尉手底下有少量官兵,足以对付地痞流氓。

    一事既了,忽闻信使来报:

    钦差大人离开泰安,前往曲阜,拜访衍圣公府去了。

    贾宝玉诧异,这个当口,二皇子去曲阜做什么?

    王贞道:“必是殿下在泰安局面不顺,所以,想要借助衍圣公府在山东境内的名望,打开局面。”

    “那泰安交由何人主使?”

    信使回:“山东布政使已于日前到达泰安,预估便是布政使大人来主持。”

    商陵县令见贾宝玉面有疑虑,便道:“曲阜离泰安近,不过数日的路程,误不了什么事。”

    商陵县令有一句没说,衍圣公府作为孔圣后人所居之地,历来为天下士林名义上的领袖,得朝廷重视。

    二皇子又是有望继承大统的皇子,来到山东,自然要去拜访一下衍圣公府。

    若是能得到衍圣公府的支持,二皇子日后登基的难度,又小了很多......

    贾宝玉摇摇头,二皇子没派人告诉他此行的目的,他也没办法约束他的行踪。

    但是,他总是觉得,二皇子此行,有些不大妥当。

    ......

    果不其然,五日之后,一个破天的消息传至商陵:

    二皇子在从曲阜归程途中,遭遇流民暴动,身受重伤,生死不知。

    而暴动的数万流民,已经将泰安周围所有粥棚占领,并将整个泰安团团围住。

    一场惊天的祸事,从泰安开始向整个山东蔓延。

    贾宝玉听到这个消息之时,第一时间便是不可置信!

    但是,面对一波又一波前来报信的信使,也由不得他不信。

    他连夜起身,将整个商陵所有负责人全部召集至县衙议事,连谢鲸也被他破天荒的招来。

    一名二皇子身边的亲信侍卫满身刀伤的冲进商陵,带来了确切的消息。

    二皇子临近泰安之时,被泰安流民所缠,其中大有煽动者的存在。

    在混乱中,二皇子被一支弩箭射中......

    幸有五百禁军将士拼死相护,才将二皇子送入泰安城内,他便是在护卫战斗中失去与銮驾的联系,未能进城,所以才想到奔赴商陵求援。

    “诸位大人,泰安被围,二皇子殿下性命危在旦夕,还请诸位大人发兵救援!”

    来人跪地启请道。

    贾宝玉看了叶皓一眼,叶皓则对他点点头。

    他知道贾宝玉的疑虑,这个人,确实是二皇子身边的亲信。

    “来人,将这位大人送入后堂休息。”

    “大人,二皇子他......”

    贾宝玉挥手打断他急切的进言,道:“商陵周围聚集的流民不弱于泰安,若是贸然行事,令商陵不稳,则我等众人全部性命不保,何谈营救殿下?下去!”

    押走此人,堂内众人面面相觑。

    王贞叹道:“不论如何,泰安之变,已然成为事实,此时该如何行事,老夫也全然没有了主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红楼大贵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桃李不谙春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李不谙春风并收藏红楼大贵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