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碰枝条,不管我怎么说话,枝条都没有反应。好像本听不懂我说话的样子,不过也确实枝条就是一圈一圈的,看不出哪里有耳朵那里是眼睛。但是每当手碰到枝条时,枝条就会左摇右摆的动几下,除了不离开我的身体之外,柳也真是没任何表示。我只好随他去,暂时放弃和他沟通,转而和晶商量,接下来要怎么办。

    把扒着我的腿想往上爬的小胖,放到腿边坐好,让晶先下来到腿上。

    “晶,柳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树,族,都是,这样。】

    晶用爪子捧着大尾巴,顺着尾巴的毛,然后把尾巴压在身下,抬头看着我,似乎有些苦恼,又抓了几下头上的几绺毛。

    “嗯,就是说,这是他们一族的特。”会变成树枝打卷么?

    【唔,曜说,对的。】

    “树灵的特啊。”

    我琢磨晶的话,如果是种族特的话,相信描写树灵的卷轴,里面也会有相应的描写,只要查一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倒不是说不好,但眼下的问题果然是,先让柳从我身上下来?我总不能带着他生活。

    我挺直身体坐好,没感觉;站起身来走了几步,还是没感觉;明明柳缠在我的身上,可重量却可以忽略不计,若不是我自己眼睛看到了,我真感觉不出来身上有什么东西。

    对弯腰,转身,都没有什么影响,就和衣服上添了点树枝做装饰一样,不过还是很奇怪啊,这样衣服也脱不下来了。

    和晶说过话,我再次尝试和柳沟通,可不管我说什么,他依旧没有反应,只对碰触会有相应的摇摆。

    当我试着用力把柳从身上拽开的时候,柳的枝条就会缠得更紧,并且发出很细小的沙沙声,就像是小孩子在撒娇。考虑到他毕竟是刚刚化形的小树,身体应该还很虚弱,就暂时由着他去。我尽量不去看身上,忽视身上多出来的树枝,转头进到空间里去找相关的资料。

    “红?”

    “恢复中。”依旧是只有声音。

    “树灵相关的资料。”

    “唔。”

    手里多了本卷轴,我拿着卷轴出来,开始翻看,原来晶说的没错,树灵确实是有特别的习。

    据树灵各自本体树种的不同,所拥有的习也各有不同。这些习其实就是树木的习,就和我所在的地球上的树木一样,不过在这个世界,因为树木成了灵,也就把习带到了成为人形的灵身上,这也算是怪癖吧。

    柳的本体其实是柳条树,柳条树的特就是它的柔韧,枝条躯干可以随意弯曲,做成各种形状都没有问题。变化成人形之后,身体纤细,柔若无骨,也因此无法在人类世界隐藏身份。

    柳条树在幼年期即可幻化人形,木晶尚未成型,是体状,即使杀掉它们,也无法取出木晶。因为体状的木晶无法保存,只要见到空气就会消逝。而成年期的柳条树,木晶成墨绿色,晶莹剔透,是次高阶的晶石体。

    幼年期的柳条树捕获之后,可以培养成舞者或是表演者,等到成年即可取出木晶,木晶取出后柳条树会变回树木,失去价值。

    看着对关于柳的记述文字,我不禁觉得有些悲凉。这种柳条树有些像我那个世界的柳树,不过柳树只有枝条柔韧,躯干依旧是坚硬的。

    不过也怪不得柳这么轻盈,原来他的人形是没有骨头的,自然也没什么重量了,不过怎么会一直缠着我呢?

    柳条树幼年期幻化成人形,无法长时间维持人形的姿态,会不自觉的还原成本体,以维持体内能量的稳定。

    另,柳条树在幻化人形时,会对见到的第一个生命体有归属感,在维持自身能量平衡增长的前提下,会喜欢待在见到的第一个生命体身边。

    多半是用缠绕的方式,这也是柳条树树型时喜欢的事情,有利于体内能力的安定。

    归属感……缠绕……能量平衡……

    原来柳把我当成妈妈了么?所谓的“雏鸟情节”?

    明明人形的时候比小胖还大,却比小胖还缠人,这可怎么办是好?吃饭、睡觉、洗澡都要在一起么?

    在我翻看卷轴的时候,柳时不时的会晃动一下叶子,还会把分出细的枝条,顺着我的手腕缠上去,再解开,从我的肩膀缠上去,再解开。玩了好一会儿,忽然柳就完全没了动静,就像个装饰带一样在我身上,一动也不动了。

    我试着伸手碰了他几下,他也依旧是一动不动,再推几下,才发现细小的呼呼声,原来是睡着了。果然小孩子就是容易悃爱睡觉,又很缠人的生物啊。

    【啊!啊!】

    那边和小胖玩闹的晶,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事情,爪子抱着头叫了一声,然后团成一个团缩到床边,面壁去了。

    小胖什么都不知道的的扑了过去,挂在晶身上,给晶披了一层厚厚的人型皮衣。

    我往床里挪下身子,晶的脑袋。

    “怎么了,晶?”

    【忘了。】

  &nb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穿越之宠物饲养师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旷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旷怡并收藏穿越之宠物饲养师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