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文勋郁闷地坐在最里面,看着旁边得意洋洋的老爹,和眼前一大群花枝招展的所谓名门淑媛。没想到,庄老爷居然会安排一群女人来给庄文勋相亲,唐伊宁当时就黑了脸,蹲在厨房里不出来了,让庄文勋自己去解决。庄文勋的脸上都能结出冰来了。

    “爹~~~”语气是绝对的咬牙切齿。

    庄老爷自古喝茶逗小鱼儿,不理不孝子。

    “您要是不把这些人弄走,我就把您的糗事写在布告上贴遍整个谨启国,让每个人都知道!”

    “哼,贴吧贴吧,我才不怕。”

    威胁不成,劝慰更不行,庄文勋挫败,只得一个个地应付,一个个地打发。等到日落西山,他觉得自己都快脱力了,可唐伊宁居然都没来看他。顿时,庄文勋委屈了。

    一品香打烊,唐伊宁终于出现了,不过他手里拿着一个算盘。

    噼里啪啦,庄文勋和庄老爷的心也跟着算盘珠子一抖一抖的。

    “庄老爷,当初救了庄公子的时候,庄公子身无分文,当然现在也基本上是个穷光蛋,他吃的用的住的都是我的钱。而且我是救了他一命对吧?我呢也不贪,就给你们算一千两黄金吧,我想庄公子值这个价吧?还有后来他在我家里吃家里住,还有我给他买衣服的钱,加在一起算十两不为过吧?另外呢,您老来了这里这么久了,吃住都没有给过一分钱,而且每天还霸占着这个包厢妨碍一品香做生意,我收您五十两合理吧?今天您请来的这群莺莺燕燕的一身脂粉气,坏了我的凉菜,客人投诉说难吃,损了我一天的生意,再收您二十两能理解吧?还有小鱼儿,虽然我把他当弟弟看,不过您老要把人带走了,我也没有理由和您争,而且小鱼儿用的绝对比庄公子的多,我收和他一样的费用吧。所以,加起来一共是,两千两黄金零九十两。对不起,小店生意小,供不起您这尊大佛,赶紧带着您的人走吧,不过走之前请把钱付清。”

    “……”这是更加委屈的庄文勋。

    “……”这是完全呆滞的唐秀儿。

    “……”这是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鱼儿。

    “……”这是怒火攻心的庄老爷。

    啪!唐伊宁把算盘仍在桌上,拍拍手,伸到庄老爷面前,意思很明显。

    庄老爷气得一抖一抖的,那眼神恨不得吃了唐伊宁。

    “如果您拿不出这些钱呢,就把庄文勋抵押给我吧,我吃亏点儿没什么,毕竟您是老人嘛。虽然不能让他像在庄家一样享清福,但绝对不会让他饿着冻着,小鱼儿我也可以接手。而且,庄文勋已经是我的人了,已经打上了我的标签,我想他要嫁要娶都是不成的了。”

    最后一句话震得在场的人耳朵嗡鸣,庄文勋更是黑线。

    什么叫做你的人?你对他做了什么?庄老爷喷火的眼神如是问。

    唐伊宁龇牙:“没什么,只是男人间能做的该做的都做过了,他是我唐家的人了。就这么简单。”

    “……”

    “呀!爹!”庄文勋赶紧接住倒下的庄老爷。

    “啊呀!庄老爷晕倒了!文子!文子!快请大夫!”唐秀儿立马下楼叫文子。

    庄老爷醒来之后带着小鱼儿走了,没有管庄文勋,只是临走前恶狠狠地瞪了唐伊宁一眼,然后没好气地对庄文勋说了一句话,“老子以后再也不管你了,是死是活都不要通知我!”

    唐伊宁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知道其实庄老爷也就是一个老小孩儿,不能接受他们很正常,但他不能忍受庄老爷当着自己的面给庄文勋找对象。他承认那天把庄老爷气昏过去是自己过分了,但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办才能打消庄老爷的念头。这个办法很极端,但很有效。

    庄老爷走的时候,小鱼儿也被带走了,一品香顿时清静了不少。

    唐秀儿每天都无所事事,守着凉菜区,客人来了就开个单子,没有客人就坐着发呆。厨房里的唐伊宁也很郁闷,心里总觉得愧疚,是对庄老爷的。老爷子想要抱孙子,想要儿子过正常人的生活都没有错,但是既然想好了,那他就不会改变自己的决定,不会让庄文勋因为这个离开自己。

    唐伊宁不开心,庄文勋也不好过。他知道自己的爹是什么脾气,那会儿多半也是想要气自己和唐伊宁的,只是没想到唐伊宁这么强悍,没有的事也让他说成有的,硬是气得庄老爷晕过去。但他不怪唐伊宁,相反,他很高兴,起码唐伊宁是在乎自己的,不想和自己分开。至于老爹,哼,别以为他不知道当时庄老爷是在做戏装晕,只有唐伊宁和唐秀儿这样好骗的人才看不出来。

    “咝~”不小心切到了手指,唐伊宁是不觉得怎么痛,可却心疼坏了庄文勋。

    “怎么不小心些?走,我给你包扎去。”说着也不顾唐伊宁的反对拉着他进房。

    唐伊宁静静地让庄文勋包扎,看着前方发呆。包扎好了,庄文勋一看他的样子就叹气。

    “你别自责了,那天其实老爹是装晕的,以前为了我的亲事连装病都做过,就差装死了。而且你不用担心,他才五十一岁,没病没痛,硬朗着呢。”

    “可是,他不接受我们始终是我心里的一个结。”

    “解铃还须系铃人,不如你和我到京城去吧,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总有一天他看习惯了,就接受了。”

    “我去京城了,那一品香怎么办?”

    “不是还有你三叔吗?不如这样吧,我们到京城去开一个一品香,这里的就当作是分店,到时候京城那个作为总店,三叔在这里做镇,当个管事,只要每个月上交利润和账本就行了,这样你三叔赚的钱也比现在多,你三婶也可以来城里住了。我们把秀儿也带去,京城的人总也比原城的好,到时后他选择夫婿的面也广。”

    唐伊宁是没有心思去扩大一品香的,不过,如果是为了和庄文勋在一起,也未尝不可。唐伊宁有些心动,但这个决定也不是一下子就下得了的,于是他说要考虑考虑。庄文勋也不急,反正最后这人是会跟他走的,他笃定。

    果然,三天后唐伊宁就开始着手让三叔接手一品香的事了。三叔跟着唐伊宁这么些日子,不明白的也明白了,而且还有一个出色的掌柜帮衬着,他也有信心。于是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唐秀儿听说要去京城,很是兴奋了一阵。其实唐伊宁要办的事很简单,即使交代几句话,然后收拾收拾包袱就行了,又专门找了一天去和秦世忠等进城后结交的人拜别,五日之后,三人就坐着马车走了。

    原城距离京城不算太远也不太近,坐马车的话要走半个多月。半个多月后,谨启国早早地开始下雪了。这是唐伊宁来到这里后度过的第一个冬天,以前生活在重庆,十年也难得见到一次大雪,很是不习惯,每天都窝在马车里不出来,即使出来了也是裹得厚厚的,和小鱼儿有得一拼。

    到达京城后,庄文勋本来想住到庄家的,但考虑到唐伊宁的心情和自家老爹的态度,就去了自己的一座别院。别院离庄家大宅其实不远,拐一条街就到了。路上唐伊宁受了风寒,一直都是昏昏沉沉的,药一直没断,却不见好,所以庄文勋第一件事就是去请大夫看病。唐秀儿倒还好些,没有病着,到了别院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不太习惯有人伺候,但过了几天就和丫头们打成了一片。

    唐伊宁病好后,才去看的庄老爷。对此庄老爷很是不满。其实他们到达京城的第一天庄老爷就知道了,也知道唐伊宁生病的事,但是老人家嘛,总是希望晚辈把自己放在心上的,所以见了唐伊宁就将自己的不满表现的十分明显。唐伊宁也不介意,他病着的时候不舒服,也不想说话,那时候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重生开饭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落雪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落雪樱并收藏重生开饭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