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拜天地……二拜高堂……”

    清亮的童声带着回响盘旋在幽谷上方。

    十丈高的古茶树下,正在进行一场奇特的拜堂仪式,新娘不施粉黛,未盖盖头,娇俏的脸蛋上稚气未脱,新郎满头银丝,面容俊逸,二人只穿常服,随小花童的赞礼声行拜堂礼,周围围站着十来个相貌服饰各异的奇人,而端坐高堂的是一名年过花甲的老尼姑。

    这老尼姑正是苗羽的师祖——妙手观音元普师太,唯独她有资格代双方长辈接受拜礼。

    这以成亲为名的茶会,实则更像聚友——全是白发鬼的好友,对滕粟来说,除了罗刹夫妇,都是些生面孔,什么玉蛇郎君、医圣门、慈善禅师等等,稀奇古怪的名号,一下子还真记不住。

    不过……总算见到了慕名已久的毒仙百里明月,玉冠锦袍,邪魅之余更有一股摄人心魂的气魄,此人从出现到礼成都软塌塌地斜倚在茶台边上,活似被抽了全身的骨头,而身后则站着清明时遇上的面具杀手,百里明月唤他七弦。

    七弦……这名字可真马虎,跟他背上的古琴倒是相得益彰。

    拜过堂后,众人便在茶宴上大玩茶百戏,用通体施黑釉的兔毫盏冲茶,细细的水流在茶末上勾画出千奇百怪的图画来,更绝的是,玉无心跟罗刹、百里三人还能在茶面上对词,明嘲暗讽,不愧是损友,相比起来,老一辈的茶友则更爱描山画水,一头闹热,一头稳重,却相处融洽,好一幅世间难见的奇景。

    绯红陪着滕粟喝茶闲聊,不一会儿,新郎来找新娘,绯红知情识趣地闪到旁边。

    “来,我带你到处走走。”玉无心弯下腰,摊开手掌伸到她面前。

    滕粟歪着头朝他身后望了望:“你不要招待客人吗?”

    “不需要,他们熟门熟路了,都把这儿当自家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也是,罗刹缠着绯红往僻静处走,百里明月侧躺在树下睡觉,其他人都是各玩各的,自由自在好不快活。

    “你们这群人……真怪。”滕粟把手递给他,站起身来。

    “习惯以后你就见怪不怪了,都是值得深交的朋友。”玉无心牵着她信步而行。

    “提刑大人也来过这里吗?”

    玉无心轻笑:“没有,我跟他并非深交,以他的武功,也无法进入绝魂林。”

    滕粟面色泛白,回想被他抱着跳下绝壁的场景,那真是言语难以描绘……下黄泉也不过如此吧!

    被吓的魂飞魄散之后,再惊见谷底如仙境般的奇幻景致,又如登上云台升了仙,突然觉得什么都值了。

    “我喜欢这里,义父,能不能经常带我下来玩?”虽然已经成亲,但这称呼叫成了习惯,老狐狸说无所谓,她也就继续这么叫下去了,实际也如此,教她养她、亦父亦夫,不仅重新拥有失去的亲情,还找到了一生的依靠,她……何其幸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义父难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一稻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稻丰并收藏义父难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