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他第三次踏上釉初家这条带着霉味的楼梯,头两次都没太多感想,这一次不知为何的,感觉却有些奇异。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该这么踏入一个女孩子的房间吗?

    一路上他都在思考今晚要不要先去投靠几个兄弟们,但现在时间已晚,加上他又是跷家,实在不想惊扰到飞段他们的家长。鼬向来处事果决,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陷入这么进退两难的状况,往前一步总觉得不妥,往后一步的话,人家女孩子都没意见了,难道他一个堂堂男子汉还怕被怎么样吗?

    五层楼的阶梯爬的时候觉得太长,走到房门口时,又突然觉得太短。釉初掏出钥匙开门进房,看鼬还站在门口,自然的道:进来啊?你又不是第一次来,客气什么?

    釉初态度坦然,他的迟疑反而像是多心(哎,鼬你是该当心)。鼬走进她的房间,釉初递给他一条毛巾:

    没有能让你替换的衣服,你先忍耐一下吧。

    虽是夏夜,但淋了雨还是有些寒意,他擦拭着身上雨水,釉初又泡了一杯热可可递给他。

    谢谢。

    对他的道谢,釉初微微一笑,径自在床畔坐了下来。

    狭小的房间里,那张单人床显得格外突兀,鼬别过脸不再看她,屋里没有别的座位,他只好席地坐下。

    我睡地板就好。他淡淡的道,闻言,釉初挑起半边眉:

    当然是你睡地板,难不成还我睡?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妳也太没地主之谊了吧?

    鼬一时无语,只听得屋外转大的急骤雨声。釉初坐在床上,随的抱着自己枕头,一边斜眼偷觑着坐在床下的少年;他慢慢啜饮着热饮,一身湿意显得有些狼狈,神情却是端严自持,冷峻无笑。

    这么严肃干嘛?老僧入定啊?

    釉初忍着笑意,起身准备盥洗。她慢吞吞的拿出换洗衣物,回头看见鼬还是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感觉自己身后那节狐狸尾巴又忍不住摇来晃去。

    宇智波,有些事我要先声明噢。她抱着盥洗用具,开口说道:就算你住在这,有些睡眠习惯我可没打算改,今晚就麻烦你忍耐点了。

    反正只有一晚。鼬冷冷的道:妳会打呼?

    不是。

    说梦话?

    摇头。

    那就没什么。鼬想了想,补问道:梦游?

    都不是。釉初摇了摇头,瞅着他似笑非笑的:不是这些问题,我睡品很好。

    那妳紧张些什么?

    我没紧张啊,该紧张的是你,凑到他耳边,釉初吐气如兰:我啊,习惯裸睡。

    !!!身心发展健全的健康少年郎一口水硬生生喷了出来,鼻血也差点一起喷出。

    就是这样,你多包涵啰?釉初嫣然一笑,端着洗脸盆转身离去。

    xxx

    等待釉初沐浴回来这段时间,时间似乎走的特别慢。

    鼬倚着床沿坐着,头往后仰靠,回想今天整天发生的事,

    先是被教师们两次叫去问话,回家又和父亲发生严重争执,跷家流浪公园,结果现在却坐在一个女孩子房间等她洗澡回来?

    事情发展至今,他总觉得荒谬,却也感到有些疲惫。

    明白父亲说一是一的严峻格,再说自己也没妥协的打算,既然这样,明天就要立即开始找工读机会,最好是能立即支薪的工作,他才能先掌握这几天的生活费

    鼬一边盘算着,也许是因为疲惫,他的思绪老被房里一股淡淡的香味干扰。不知是香水还是衣物的熏香,他不大确定香味的来源,也许女孩子的房间里总是带些香味的?他不是很确定,总觉得,上次进入釉初房间,这股香味似乎并没有这么的扰人。

    他揉了揉太阳,觉得有些浮躁。釉初的房间并不宽敞,这么小的空间挤两个人会不会太窄?

    正想着,便听到开门声音。釉初手上抱着一袋物品,肩上挂着一床薄毯回来,穿着单薄的细肩带背心和一条短到不行的休闲短裤,发尾还有些湿漉漉的。

    她先将那袋物品放下,从衣柜里拖出一条冬被铺在地上。一弯腰,从背面看她上身的单薄背心便往上卷,露出半截白晰的纤细腰枝;从正面看低领前春光半露,鼬一边协助她铺被,一边尴尬的别过眼。

    说真的,虽然她不致于当真没穿,但穿的实在也不算多。收留男过夜还穿这么清凉,这女孩子到底是没心眼还是少筋?

    釉初似乎全没多想,只往铺平的冬被上拍了拍,笑道:虽然不够软,但总比直接睡地板好一点。喏,这给你——-->>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火影•鼬]宇智波惨绿青春校园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江水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水寧并收藏[火影•鼬]宇智波惨绿青春校园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