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坂田朋香至今还记得那个阳光写满欢乐的午后,苏尚就坐在自家咖啡馆靠窗的最里头一座沙发上,脸上带着懒洋洋的笑意,对自己说着这样一句话。

    “朋香,来帮我们筹备婚礼吧。”

    她也记得当时自己足足愣了一个下午。

    那个时候,苏尚已经怀孕差不多五个月了。越前龙马花了两个礼拜处理两个人退役的事情,而后将所有的家当统统搬回了日本,两个人住进了十年前相识相知相恋的越前老宅。迹部老太爷为此生了两天的气,最后勒令两个人在宝宝出生后一定要住进迹部家。

    可是他心里很清楚这个勒令有多少分量。

    苏尚把长长的秀发用丝带轻轻收在背后,额前轻散下丝丝缕缕,看上去颇有贤妻良母的架势。她在后院的大片草地上种起了番茄和小青菜,还拿着领结婚证那天越前龙马卖给她的木吉他天天在菜地边上唱歌。

    越前龙马怕她累着,一面乖乖地在边上候着,一面偷偷翻看买来的《吉他初级入门》。当苏尚的肚子微微鼓起、拿着吉他稍稍有些吃力的时候,越前龙马抿嘴一笑,傲然地抢过木吉他,说道:

    “我弹,你唱。”

    听上去还是十年前那副臭小子拽拽的德,可是苏尚知道,他已经准备好了做一个称职的父亲。

    某一天傍晚,两个人相携出门散步的时候,路过小公园,看见幸福的一家三口正头并着头看着一本大大的相册。

    越前龙马个头高,眼力又好,一下子便看到了相册里头那一张张洋溢着浪漫和喜悦的婚纱照。

    苏尚的耳朵尖,隔着老远就听到了三个人之间的对话。

    “妈妈妈妈,你木非动哦!你肿么木非动哦(你怎么不会动)!”

    稚嫩的童声依依呀呀,这娃娃的牙恐怕还没长齐,可是天真烂漫的言语一下次戳中了人心最柔软的土地。

    “这是照片啊宝贝,照片当然不会动咯。这样才能看到妈妈很美很美的睫毛,爸爸很帅很帅的眼神啊。”

    “那毛毛呢,肿么木有毛毛!”

    “拍完这些照片以后,就有毛毛啦,毛毛就是在爸爸妈妈结婚以后诞生的呀!”

    “呜……毛毛要看毛毛!毛毛要看毛毛!”

    “好了好了,等会回家,爸爸给你看小毛毛,好不好呀?”

    “好!”

    相视而笑的两夫妻之间有种说不出的默契,那默契的来源就在两人之间鼓捣着那本厚厚的相册。

    想要一个婚礼,这就是苏尚当时的第一个感言。

    越前龙马毫无异议,宠溺地在她嘴边轻吻了一下。

    “好。”

    她要什么,他都给得起。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番让小坂田朋香惊得丢了半天魂的话来。

    参加婚礼的客人,有一些是要亲自去邀请的。比如小坂田朋香,比如龙崎樱乃。

    早已是一个温柔贤惠的家庭主妇的龙崎樱乃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竟然热泪盈眶。

    “我……我还以为你们俩不会办婚礼了!”

    苏尚有些无奈地抽了张纸巾给她:“那也没必要哭啊,你自己结婚那天你也没哭成这样。”

    “那是因为,那天和妈妈已经掉了很多眼泪了。我如果再跟着哭,那才叫一发不可收拾。”龙崎樱乃擦拭了一下眼角的泪珠,眼里流露出些许心酸。

    苏尚愣了一下,随后垂下眼帘,抿紧了嘴角。

    她不知道为什么,似乎很能理解这种情绪。把含辛茹苦养了几十年的女儿送给一个不知哪冒出来的混小子,这样的仪式意味着她终于真正地长大了。这是个让父母们又喜又悲的认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懒人苏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笑对今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笑对今世并收藏懒人苏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