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完)

    我看这厮的表情,痞笑着看我,眼中却泛着丝丝光芒,干干笑了两声,“我倒是想,我们家那位不同意啊,看来你命苦,只能等下辈子了。”

    司瑞野也笑了笑,低低的说,“下辈子?……下辈子好啊,人没办法做的事情,都喜欢推给下辈子。”

    我低头扒饭。

    这顿饭不温不火的结束了。

    我回到了住的地方。

    当然,这里不可能有杨乐乐,自杨乐乐和洛倾文闪婚,她就毅然决然的搬了出去。

    重色忘友,典型的。

    自己在上海,终于又回归了“一个人”的状态。

    就像当初钱芳语走了后,我自己一个人呆在一个空荡荡的房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满屋子的冷寂。

    在天气回暖的时间里,我开始奋发图强。

    日子一天一天过,我的工作也似乎很平稳,付辰那边的公司也还很好。

    郭倩也保持着联系,她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我邮寄明信片,各地的都有。

    看来她去了很多地方。

    暮春。

    芳草莺莺。

    司瑞野又去了一次米国。

    他回来后就消瘦了很长时间。

    我明白,因为秦言终于也结婚了。

    这个时节仿佛是我们这个年龄段人统一结婚时间,我周围的人一个一个,仿佛约定好了似地,相继步入白色殿堂。

    他在某一天午后,突然情感爆发,拉着我去k歌。

    我被他的高亢男音狠狠虐了一把,半死不活的走出了k歌厅。

    温柔的晚风拂面,我想迎风流淌一下。

    当初,我还是青葱无暇,天真烂漫的大学生时,失了恋,也用过这个蠢方法发泄,不过事实证明,它毫无效果。

    果然失恋唯有酒字可以解愁。

    于是这厮又把我拉到了酒吧。

    他没有喝醉,因为他说过,他不会再为一个女人醉酒。

    但他的脸上,透出的却是就算醉了以后,都不会出现的哀伤。

    时日已晚,该回家了大哥。

    司瑞野这厮终于放行,我们步行回去。

    暖风可人,我伸了个懒腰,司瑞野就开了口,“夏天,我还是不明白。”

    那我就更不明白了,感情的事,自己都不明白就不要指望别人明白。

    司瑞野笑了笑,唇角带着落寞,“为什么秦言她这么容易就放弃,我真的不适合她吗?”

    我想起那个优雅得几乎完美的身影,也很疑惑,难道就因为她对感情的信心不足,就宁愿亲手扼杀掉自己的爱情?

    我还没从这个感情方程式里跳出来,司瑞野的一句话就把我当场震惊了。

    他说,“夏天,我们真的不可能吗?”

    这关我什么事儿啊?!

    我都不知道该是惊讶万分好还是哭笑不得好,只能很傻的说了句,“啊?!”

    司瑞野笑得轻松无比,仿佛就是在讲一件平常事,“我说,夏天你觉得我们,真的不能在一起吗?”

    这家伙今天怎么了?

    我想了想问,“你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司瑞野摇摇头,笑,“就是觉得你这个人不错,和我很合得来,然后就有这个问题了。”

    我叹了气,这厮的疑虑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我循序善诱,“那人不错又和你合得来的人多了去了,你怎么不会产生这个疑问?”

    这厮来劲了,神采奕奕的跟我探讨这个问题,“那是因为他们都没有和我一起经历这么多挫折!”

    恩,it’sthepot!

    我转过身,正对司瑞野,认真说,“你看,问题就出现在这里。司瑞野,不是我们不可能,仅仅是因为我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世界上两个人应该在一起的理由多了去了,但只要有一个理由,就足够使他们走不到一起。”

    “那就是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岁月,在泥潭中挣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风月篱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月篱笆并收藏岁月,在泥潭中挣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