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庆洙之所以反应会那么奇怪,是因为人事部的这通电话怎么也不该打到他的座机上才对。

    在这世上,无论是哪个国家的职场,越级汇报都是一种忌讳,虽说眼下的情况勉强算是由上往下,但一通叫人去开会的电话不直接打给本人,反而绕了一个弯,让下属代为转达,这是什么道理?

    林深时和都庆洙都从中品出了点不同寻常的意味。

    不过和都庆洙的想象截然不同的是,林深时并没有因此表现出什么愤怒的情绪,他的样子看上去更像是有些无奈。

    “你们在上面打架,没事非要把不愿意掺和的人拉进来干嘛?”

    走出电梯,林深时一边嘴里低语着,一边就面无表情地走向了前方聚集在会议室门口的那一大群人。

    对于这群中老年人居多的Han Shin综贸中高层管理,大多数的职员都是选择绕道而行,所以林深时一靠近,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一看到那张陌生而年轻的脸孔,一群人基本上就猜到他的身份了。

    也就是林深时这样的“异类”,换作是其他人,这半个月时间早就足够他在Han Shin综贸这个大职场里混个脸熟了。

    哪还会像现在这样,几乎所有人都不认识他,也没人愿意跟他站在一起。

    由于身上早就被贴上了标签,不同派系的人不会靠近过来,一个个在旁边冷眼而视,甚至哪怕同样是那位李专务派系的人,也没人站出来。

    一方面都知道林深时是中国人,韩国人的排外心理众所周知,另一方面,以安世权的性格,以往在公司得罪过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大家都没什么心情和这老家伙的人多亲近。

    林深时也乐意清闲,一个人站在角落里,独占了一块地盘。

    他倒是在人群中看到了金尚植,但两个人在不着痕迹地点头致意后,就继续装成了不相识的样子。

    “营业五组的林科长对吧?你好,我是朴熙庆。”

    一名长着一对招风耳、笑容温和的中年男人顶着众人的目光,来到了林深时的面前,向他貌似友好地伸出了一只手。

    在中年男人的身边,还跟着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她始终落后中年男人半个身位,态度毕恭毕敬。

    林深时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注意林深时的视线,中年女人皱了皱眉头,这一皱眉,她略微苍老的面容看起来就愈显刻薄了些,属于那种完全不讨人喜欢的类型。

    好在林深时也只是瞄了一下,很快就把注意力收回来,同样礼貌地伸出手,握住了中年男人的手掌,同时略一低头,轻声地问候道:“您好,朴次长。”

    朴熙庆,Han Shin综贸营业部门中明面上分管一组、二组、三组的次长,实际上在安世权空降之前,应该算是营业部最大的实权派,手底下的人差不多遍布整个营业部门。

    他的大名,林深时很早就在金尚植的口中听到过。

    职场不像政治,在大多数时候,根本不需要讲究什么平衡。

    你强,你爬得就越高,你管得就越多。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种强弱分明的等级观念,安世权和林深时他们一来,局面就来了个大反转。

    不仅朴熙庆的爪牙一下子全都收了回去,原本营业部的另外两位次长在安世权暗中的支持下,也挺起了腰板。

    可想而知,此时站在林深时眼前的这个男人,心里面肯定对于他这个所谓安世权的直系人马没有任何好感。

    说实话,朴熙庆给林深时的第一印象和都庆洙很像,两个人都是笑里藏刀,但装得太过,就会给人一种虚张声势的感觉。

    “这位不知道林科长你认不认识?你们也算是真正的前后辈了。这是原先管理营业五组的卞贤卞科长。”

    听到朴熙庆这番似乎别有深意的介绍,林深时的脸上也没露出惊讶的表情,直接就向朴熙庆身边的那名中年女人伸出了手,问候道:“你好,卞科长。之前还没好好问候过,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面。”

    身为营业五组的现任主管,在入职后,林深时干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原来营业五组的人员资料全部看了一遍,所以他一早就知道这位卞科长是个女人。

    一开始的确没想到,可后来想想也没什么值得惊讶的地方。

    在韩国,重男轻女的观念比之国内有过而无不及,在职场上更是如此,只是这种大男子主义在造就那种普遍轻视女性的畸形观念的同时,也令人们对女性多出了一份宽容。

    特别是在犯错时,女人总是比男人更容易得到原谅。

    不过很可惜,林深时不是这样的人。

    在他看来,只要是敌人,就没必要客气。

    在朴熙庆的示意下,卞贤尽管不情愿,还是皱着眉头和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秘密的森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软软的金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软软的金毛并收藏秘密的森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