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絮一:

    “La、La……”

    “哎,La Rouge!法语里‘红色’的意思!”

    申娜放下饮料,一伸手从林饮溪那里拿回了自己的手机。

    “喂,我找你出来是想要再合计一下我哥的心上人到底是谁。”林饮溪也没好气地叼住吸管,白了她一眼,“你没事给我看这些东西干嘛?我对恋爱不感兴趣!”

    “为什么不感兴趣?”申娜诧异地看她。

    “你看,像我们允儿这么优秀的人,也会遇到感情上的问题,公布一年多就分手了,虽然是可喜可贺,但也由此可见这谈恋爱完全是项技术活。”林饮溪很有自知之明地摆摆小手说,“像我这样的人,我还是抱着零食和电脑活吧。”

    “像你这样怎么啦?”

    “嗯……相貌平平,又没谈过恋爱?我实话跟你说,我还有点脸盲。谁跟我谈恋爱谁倒霉了。”

    坐在林饮溪对面的申娜喝着饮料,目光瞧了瞧林饮溪那张在感慨摇头时仍然不失甜美的小脸,又偏头去看她们俩座位附近那些不时偷瞄过来的年轻男生,嘴里就轻轻啧了一声。

    她不予置评地说:“你对恋爱不感兴趣,倒是对深时葛格的恋爱很有兴趣?”

    “那当然,我哥的八卦,我八卦一下不是很正常吗?”林饮溪正色说。

    “是吗?可是我怎么感觉水水你关心的人其实不是深时葛格?”

    “什么?我哥谈恋爱,我不关心他还能关心谁?”

    林饮溪面不改色地糊弄了句,然后就迅速转移话题:“你刚才说的那个,La、La Rouge?那个又怎么了?”

    “你不是想问之前那对情侣的后续吗?”

    “对啊,这个法语单词和他们有什么关系?”

    “准确地说,这不是法语里的单词,这是我自己造的词。不过这个词我认为能够很好地诠释那两个人现在的情况。”

    林饮溪不明所以地问:“什么意思?”

    “红色,多浪漫热烈的颜色啊。”申娜兴致勃勃地说,“不过我更喜欢它的另一种解释。”

    “另一种解释?”

    “嗯,‘Rouge’在英语里不也有‘胭脂’的意思吗?我以前经常听人说粉色代表了爱情,但我总感觉,粉色其实是爱情之前的一种颜色,代表了悸动和情窦初开。那对情侣,我认为他们现在已经摆脱了粉色的状态,进入了真正的爱情。我喜欢用‘胭脂’来形容这种爱情。”

    申娜一拍手,脸上笑意盎然。

    “胭脂不光是代表了女孩子的那种胭脂,把它放到两个人中间,它就分别代表了两个人,一个是涂上胭脂的女孩,另一个是帮她涂上胭脂的人。怎么样?我这种解释是不是很有中国的诗意?”

    林饮溪面对闺蜜的得意,愣了好一会儿才笑出声来。

    她摇摇头,却有点兴趣阑珊。

    申娜好像是看出了她心里在想什么,伸过去握住她的手,对她笑着说:“别挂心了,没准啊……你很快就能见到你的那位神秘嫂子呢?”

    花絮二:

    精度准确的机械钟在不停转动,偌大的办公室里静悄悄一片。

    被金东美迎进来之后,曺胜男就规规矩矩地坐在座谈区的沙发上,既没表现出紧张不安的样子,也没时不时偷偷去看正戴着一副眼镜伏案工作的曺静淑。

    “你阿爸知道你来我这里吗?”

    一句平静的话语突然传入耳中,曺胜男不自觉坐直了身体。

    终于来了。她心想。

    “现在可能还不知道,但今天之后应该就会知道了。”她没选择用太花俏的说法方式来博得关注,只是实事求是地进行了回答。

    同时,她也端正地侧过身来,正式看向了办公桌那边也正抬头向自己看过来的曺静淑。

    冷清的气质配上知性的风格,在首尔上流圈子里,曺静淑其实也是位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只是比起她的相貌,这位中年女性历往所展现出来的手腕和魄力更加令人心惊,以至于熟知她的人和她见面后往往都会不自觉忽略掉她的形象、忘记掉她的性别。

    曺胜男从小到大有个秘密,她最崇拜的人一直不是在家族内部如天般崇高威严的爷爷,也不是那位从小到大几乎没给过她真正关爱的父亲,而是眼前这位她小时候就开始听闻她事迹的姑姑。

    女孩子也有选择人生的权利,女孩子也能有大的格局。

    这些心声,曺胜男从未对旁人吐露过,哪怕眼下面对曺静淑本人,她也不打算说。

    因此在曺静淑问到她为什么要这么做的时候,她很镇定地回答说:“这是我到三十岁之前,最好的一次机会了。”

    “难道三十岁之后,你就没有机会了吗?”当着女性长辈的面谈论年纪显然是个危险的举动,曺静淑的反应倒是依然平平淡淡。

    “不是,但三十岁之后,像我这样在家族里没什么地位的人,恐怕就不再有自己决定的权利,连婚姻都要交给别人来选择了。”

    曺静淑眯了眯眼睛,说:“你这是在帮诗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秘密的森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鲜网只为原作者软软的金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软软的金毛并收藏秘密的森林最新章节